包工头去世仍被欠上百万,市政工程欠债上瘾了

编辑:
2019-05-14 09:59:40


 

  图文无关。图视觉中国。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据中国之声报道,在山东滨州,包工头王际尧为讨要政府拖欠的工程款,竟耗时十几年之久,直至他因病去世三年,仍被拖欠150多万的工程款。

  王成建反映,父亲王际尧带着村里的乡亲,在当地干了多年建筑工程。2002年以来,从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企业——滨州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简称“工程处”),承揽了多项政府市政工程,但十几年来要不到血汗钱,他因此没法支付农民工工资。为填补这个窟窿,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借了不少外债,甚至还被迫卖房还债。

  治理政府项目拖欠工程款,解决农民欠薪,这个问题中央曾三令五申。对此问题,无论山东省还是滨州市,也都曾专门下发过文件,组织过专项行动。就在5月12日,滨州当地媒体还刊发了题为《滨州开展“五进”宣传形成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强大舆论氛围》的报道。

  可正是在这样“强大的舆论氛围下”,王际尧四处讨债,却被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涉事工程处赖账,他投诉到滨州市长热线,对方回复这事“不属于他们管理的范围”;找住建局,住建局却推给清欠办;找清欠办,清欠办说,还得找工程处。转了一大圈,最终回到原点。

  不仅如此,为了防范当事人通过诉讼讨债,工程处提供的工程结算单,甚至连公章都不敢盖。面对其家人提出打出带公章的欠款明细的要求,相关负责人解释是:“你干的活完全是市政府工程,不能打单子,肯定是机密”,用“机密”来吓唬民众,堵住悠悠之口,也算是一大“创新”。

  当地政府部门欠钱不还,损害了当事人权益,也伤害了自身公信力。这暴露出的,则是内部管理的许多问题。

  这起个案中就有个细节:涉事工程处在解释欠款原因时坦承,“一些工程款没有拨给我们”、“上一任的上一任也把一些钱给花了”。政府工程只有立项,没有资金支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钱去了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当地政府财政管理的粗放和松弛,相关官员花钱的随意,从中倒是不难看出。

  在很多地方,出现政府部门赖账有些官员却无动于衷的现象,说到底是因为政府部门欠的债再多都只是政府行为,换句话说属于“集体负责”,与负责官员个人毫无干系。千债万债,只要拖到任期结束,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部分政府官员有赖账的便利,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类似赖账行为自然难以禁绝。

  在法治日益健全的当下,民间“老赖”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已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政府部门当老赖,显然也应付出足够的代价。

  滨州工程款拖欠事件影响足够恶劣,也是“政府赖账”的典型个案。有关方面不仅要督促相关单位还钱,对责任官员也应当严办。在个案追究外,政府部门赖账背后的制度因素也不能忽视,应尽早提上解决日程。

  来源:新京报 国华(媒体人)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我们将分好类的垃圾扔进垃圾桶后,它们将经 [更多]

近日肯德基、麦当劳因为外卖产品定价高于堂 [更多]

“旅客因误售、误购、误乘或坐过了站需送回 [更多]

个别平台涉嫌无处方售处方药,同时,多家平 [更多]

从2019年3月起,刘飞云通过三层中间人辗转拿 [更多]

中国的麻风病人及其家属,也有过沉重而痛苦 [更多]

在贵州普安县,获赠的2000亩白茶苗长势喜人 [更多]

近期,有一批专业“炒猪”团伙通过先向养殖 [更多]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