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建,贪污,还有“私人武装”…这样的“村官”,到底怎么管?

编辑:
2021-02-05 09:54:15

  近日,内地媒体《半月谈》发表了题为《监听村民言语,把持基层政权:这些村干部咋成“村霸天”的》的报道,揭露了北京市打掉的多个基层涉黑涉恶团伙头头均是村干部的严峻现实。这些“村霸天”有的一天只给村里“供水”两小时,村民被迫使用大缸存水度日;有的“私家住宅”竟然占地22亩,游泳池、电影院、停车场应有尽有;有的公然庇护团伙成员违法犯罪……如辛庄村的石凤刚,利用担任村党总支书记的职权,大肆安排亲信、家属担任村两委班子成员,3名村联防队员和2名公司保安均为其“私人武装”。为了达到控制目的,石凤刚甚至买了几十支录音笔,用于长期监听村民的言语,搜集对他的不利“言论”,作为打击报复的“证据”。

  2020年11月,全国扫黑办发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175个,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3.9%,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3422个,依法严惩“村霸”3727名,将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17万名村干部清除出了农村干部队伍——4万多村干部违法犯罪,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全国扫黑办在公布数据时指出,“村霸”大多鱼肉乡里、欺压残害群众,对群众动辄谩骂殴打、威胁恐吓,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为害群众的“地头蛇”。已查处“村霸”案件中,共致死63人、致伤4166人。这些“村霸”不仅是扰乱基层的“痞霸王”,还是破坏经济的“吸血鬼”。在查处的“村霸”案中,“村霸”贪污额高达5.6亿余元,受贿额达2.74亿余元,侵吞资财42亿余元,截留克扣扶贫等各类惠农资金5800余万元,违法违规插手工程项目累计多达2466个,造成农村集体资产重大损失,村民利益严重受损。
 


 

  小小村官何以能如此嚣张?是怎样的土壤让这些村霸“坐大成势”的呢?

  对基层政府来说,村官也是农民,既是政府服务村民的“最后一公里”,也是这个农业大国治理能力最关键的部分。由于很多乡村工作须得到村官的支持,基层官员们对村官用贿选、恐吓等方式干扰基层选举,谋求在换届选举中当选,通过垄断经济资源、巧取豪占公共利益牟取暴利等各种违法行为,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媒体公布的这些案例看,村官贪腐成灾很大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村民治理制度与集体经济的管理制度严重落后于乡村现实。大量基层政府对如何让村民实现对权力的监督未给予真正的重视,使村一级的民主选举、管理和监督大多流于形式,无法防范“村霸”的产生。而村官一旦再在上级政府找到“保护伞”,要想查处与发现他们的违法乱纪行为,就变得更为困难。

  此外,司法对村官腐败的监管上,也存有盲区。按法律规定,村官只有在抢险、救灾、土地征用管理等环节,才属于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检察机关才有权按查办职务犯罪的管辖范围进行管辖。而对一些侵害村民利益,特别是涉及侵犯村民权利的诉求,检察机关无权介入调查,更存有立案难、胜诉难的问题。这类司法盲区,也让一些“村霸”变得胆大妄为。

  要改变这种状况,只有真正建立以利益关系为基础的村民治理,才是最根本的措施。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让村民积极参与,建立符合本村乡情的村民治理章程和集体经济管理制度,让村民代表会议和村务监督委员会能发挥作用,有效规范村官的事权。对于乡村社会组织或农村经济合作组织,政府也应进行积极扶持,发挥社会力量来制衡个人对村级权力的垄断,优化乡村的社会治理结构。一旦村庄能实现村民治理、村务公开、民主管理和监督了,敢于涉黑涉恶、能够贪腐的村官自然会大大减少。

  最近很多地方在鼓励村级党支部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一肩挑”,认为这样可提高工作效率,减轻财政负担,以及“法律管不到的盲区,党纪可以全覆盖”。《半月谈》杂志对此提出,如何加强对村两委班子负责人“一肩挑”的监管,就变得尤其重要。权力越集中,监管难度越大。“一肩挑”极易助长“一把手”专断的作风,客观上为滋生腐败、滥用权力等提供了条件,把“一肩挑”搞成“一言堂”,让其他村官难以制约和监督。同时,因为“一肩挑”只能从党员中确定村主任人选,减少了选拔干部的范围,可能会把一些优秀的党外人士拦在门外,让村民治理流于形式。这种情形下,如何防止个人一手遮天就需有更多的制度建设来防范,尤其在村务公开和财务公开方面,必须做好制度保障。

  此外,需为乡村治理的法治化提供切实的司法保障,而不只是靠上级政府的检查与干预。对村民权利受到侵害的案件,包括村官涉黑和腐败,检察院应当提起公诉,法院也应立案进行公开审理,真正秉持司法公正。对涉及当地官员利益的重大案件,可异地管辖,从制度上解决基层官员涉腐案件查处难的问题。司法介入不仅对腐败有威慑作用,对扫黑除恶也提供保障。

  全国扫黑办数据显示,全国共排查出101621个软弱涣散村(社区)党组织,已整顿转化92896个,占91%,其中涉黑涉恶5579个,已整顿转化5424个,占97%。清除“村霸”后空缺的村干部,已补配3369人,占90%,其中空缺的1294个村级(社区)党支部书记,已补配1165人。但如要保证其他乡村和这些已经治理的乡村不再重蹈覆辙,就须建立更为完善的对村级“微权力”的监督体系。正如《半月谈》所指出的,针对村级“微权力”数量众多、透明度小、监管薄弱等问题,理应细化小微权力清单,确保“微权力”照“单”运行。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如不及时亡羊补牢,这些“村霸”蝼蚁般的蛀蚀,会聚沙成塔,终会让千里之堤溃于一旦,酿成大祸。

  来源:凤凰WEEKLY 作者:周兼明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单位未依法为员工缴纳社保,超过2年时效后,还 [更多]

从记忆力上来说,6位是最符合短时记忆的,且 [更多]

刘先生向南都“记者帮”反映,其是来穗务工 [更多]

在女足全球发展日益提升,欧洲女足整体水平 [更多]

由于医疗资源的匮乏,赤脚医生成为乡村最重 [更多]

近日,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 [更多]

央广网北京2月24日消息(记者陈锐海 实习记 [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