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my与资本对峙背后:残忍的明星生存法则

编辑:
2020-07-29 09:16:27

  《资本论》中说:“资本来到人世间就是血淋淋的,要榨干人的最后一滴鲜血”。这句话揭露了资本主导下的娱乐行业“权利游戏”的本质。

  近日,前火箭少女成员Yamy在微博曝光老板徐明朝在公司内部会议上羞辱自己的语音后,迅速登上热搜,炸裂“饭圈”。不少网友认为,徐明朝所代表的是傲慢的资本方,他的举动是以审判“不合格商品”的态度,去贬低明星作为一个活生生“人”存在的价值,这成为引爆公众情绪最重要的点。

  翻开资本与娱乐圈之间的历史,会发现资本游戏远比想象中要精彩。
 


 

  追逐流量

  得流量者得天下,这个原本特指互联网生意的专有名词,越来越广泛用到娱乐圈。2014年,鹿晗解约回国,其凭借高颜值、高人气、高话题,成为“流量明星”。

  从此“流量明星”就成为深受欢迎、粉丝众多艺人的专有名词,也被认为衡量自身价值的商业标尺。

  不过,除了神没有人能自带光环。“流量明星”的诞生并非无迹可寻,资本的套路就是运营“木偶”让其发光。

  一个讨喜的人设是发光的第一步。被外界诟病没实力,但以顶流出道的杨超越就赢在了人设。从在等级评定中说自己是冲着2000元包吃住才去做练习生,到自我介绍的环节,说自己是“全村的希望”, 再到公演清唱“车祸现场”,就这样一个业务能力差到极点的女生最后以“傻白甜”身份成功出道。这样的人设为杨超越在18年比赛时,带来了86次的热搜,成为当届的流量女王。
 


 

  (来自饭圈的统计)

  但凡有热搜,就一定伴随争议。不过,在资本看来,黑红也是红,唯有流量最真实。

  蔡徐坤也是典型由黑变红的“流量明星”。去年,蔡徐坤被选为NBA新春贺岁大使时,遭B站恶搞,其团队一气之下给B站发了律师函。随后央视公开批评他流量造假,《王牌对王牌》上因潘长江不认识他引发粉丝骂战,一时之间其从全民偶像成了全网嘲弄对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蔡徐坤要“凉凉”的时候,其借着《青2》、《跑男》又重回了顶流位置,很难说这背后没有资本的推动。

  资本入局后的娱乐圈,改变的不止是其生态,更带来新商业法则。

  疯狂变现

  近日,2020年6月的明星商业价值榜排名出炉,王一博、易烊千玺等顶流明星上榜,前者第二名,后者第五名。其中,王一博在3、4、5月份明星商业价值指数榜排行中,已经接连三个月获得明星商业价值总榜冠军。

  一般来说,明星的变现方式以广告代言、综艺、影视剧为主。对于明星来说,商业价值越高代表其变现能力越强。

  以王一博为例,他在今年上半年,就接了17个代言,在顶流男星中排第一。除了广告代言,王一博在影视剧的资源也很亮眼,其与赵丽颖、陈晓合作的《有翡》、《冰与火》都具备爆款潜质。有人保守估计,王一博爆红后,为他背后的资本乐华创造的营收年收入有两亿!
 


 

  (王一博商务代言统计)

  Yamy与老板闹翻之前,也是其公司“摇钱树”。据称,Yamy在《创1》初播不久就接合作接到手软,两页纸的商务需求,如果公司全接了,两年投的钱就都回来了!

  以顶流出道的杨超越更是凭一己之力,让公司转亏为赢。公开数据显示,仅在2019年上半年,杨超越就为闻澜文化带来1850万元的净利润,而在2017年,2018年,这家公司净利润还处于亏损状态。

  此外,在炽热的“粉丝经济”中,明星带来的流量早已成为资本赚取利润的源头活水。《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

  自从选秀从电视搬上网络之后,资本“粉丝经济”的游戏就没有停止过。从票选开始,票数就已经与粉丝购买力划上等号。《青2》中,微博博主snh48-饺子榜发布的数据显示,粉丝为60位练习生砸钱超过1780万。
 


 

  创造101》决赛当天,集资额排名前11的选手,粉丝氪金数总额高达4125万元左右。

  更早一些的SNH48 GROUP,完全是由粉丝真金白银投出来的,其背后的丝芭传媒也是赚的盆满钵满。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丝芭传媒在“总决选”投票上收入分别为:417.8万元、 2438.1万元、 6155.45万元、9695.35万元和 1.04亿元。
 


 

  (数据根据整理而成)

  在资本的眼里,明星更多是个商品,是他们赚钱的工具,谈判的筹码。

  野心不止于赚钱

  通过“流量明星”变现只是获取利润的途径之一,资本有更大的野心。

  以杨超越为例。闻澜文化以其为筹码,搭上了资本运作的快车。去年9月份,香港上市公司传递娱乐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其附属公司广州戴德以9600万,收购闻澜文化60%股权。根据60%股权9600万的价格来计算,闻澜全部股东权益估值达1.6亿元。

  而传递娱乐收购公告一经发布,其股价连续三天上扬,上升幅度超过11%。

  不止杨超越,目前娱乐圈但凡稍微有点名气的明星,背后都有资本当靠山。《青2》出道的几位人气选手,背后的靠山来头都不小。出道位第二的选手虞书欣来自于华策影视,出道位第三的许佳琪背后是丝芭传媒,第七、八名的赵小棠、孔雪儿来自于泰洋川禾。
 


 

  (《青2》背后经纪公司不完全统计)

  今年最热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带火的可不止姐姐,还有背后制作平台芒果超媒的市值表现。自6月12日节目上线开始,芒果超媒连续9个交易日大涨,市值飙升近180亿元。

  娱乐圈与资本圈向来都是紧密捆绑在一起的。根据天眼查显示,泰洋川禾在今年3月份刚刚拿到字节跳动1.8亿元的融资,而在2017年4月,其就进行过一轮1.2亿元的人民币融资,由光大金控旗下的文化产业基金领投,真格基金、星图资本和光源资本跟投。

  国内头部娱乐公司乐华娱乐,旗下拥有王一博、程潇、范丞丞等流量明星。从资本角度来看,它的梦想从来都不是眼前的繁华,而是上市。

  2012年,乐华文化就获得了来自乐搏资本和融玺创投的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两年后,又获得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高达2.5473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2015年,其挂牌新三板。

  在挂牌新三板期间,乐华文化曾多次试图登陆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先后两次欲收购乐华文化100%股权,但最终重组宣告失败。此后,乐华文化谋求独立lPO。

  最新的消息称,乐华已完成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辅导工作,正处IPO关键期,估值在23亿。

  此外,灿星、博纳、耳东、华夏视听等多家影视娱乐公司都在排队上市。资本逐利很正常,它的本质上是门生意,当然希望这块蛋糕越大越好。

  资本不是万能的

  娱乐圈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影视明星非要去唱歌,歌手非要去演戏。原因很简单,资本必须最短时间最大化地将明星的价值吸干,这是最高效的赚钱方式。

  但资本也很清楚,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没有一本万利的生意。尤其对于流量明星来说,不可控因素很多。

  一是,偶像明星的不确定性太强了。于资本来说,用制造商品的逻辑打造明星,也是一场豪赌。

  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曾说过,他们推一个艺人,前面需要三年半到四年的时间,然后把他孵化走向市场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在这六年里,大概投入的规模需要四到五千万。当年他们花费上亿、四年时间打造的偶像男团UNIQ,就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成为顶流,直到现在都难看到他们合体。

  二是,偶像明星的周期性很强,三年一小换五年一大换,这是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再提起流量偶像鼻祖韩庚,已很难想起他红的年代。近期的肖战,被认为是这个时代偶像工业流水线产物的典型代表,也因为227事件,半年过去了,依然无法正常上台。

  因此,在明星还有流量的时候,资本赶紧把钱赚回来,合情合理。虽说将明星作为提线木偶般的商品,在很多人看来或许不可理喻,但这却是风险最小的买卖。正如罗斯柴尔德所言:资本眼中没有国家也没有道德,不论对错只有利弊。

  一个好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偶像明星意识到,没有任何一个明星能做到永远站在顶流的巅峰,想越过被操控的坎,就是爬过资本成为资本。

  杨幂是自我升级的典型代表之一。她所在的嘉行传媒,让她从偶像明星,成功演绎了一个利用资本华丽转身升级的故事。嘉行传媒通过三年的时间,从2500万到了现在的估值50亿,翻了200倍。

  郭德纲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一个月捧一个岳云鹏出来。”这句话虽有夸张成分,却很精准的描述了资本对于娱乐圈的控制力。但资本从来不是万能的,它或许能批量制造出流水线的偶像,却不能左右一切,不然也不会有Yamy们的事件发生。

  来源:头条号财经有棱

上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构建国内大循环,至少从中短期来看,房地产 [更多]

不论是体制内作家,还是竞争激烈的市场化作 [更多]

只要到期还清,不逾期,即便报送,也不会影 [更多]

一辈子和木头打交道,阿木爷爷最了解的就是 [更多]

有知乎用户在网络社区评论称“工作是溜须拍 [更多]

漂在横店的外地人,没几个没当过群演的,在 [更多]

天津自2018年启动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 [更多]

“粮食安全的根基是‘能力安全’,藏粮于地 [更多]

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全国乡村产业发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