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狮首位华人女导演赵婷:不想被“星二代”束缚

编辑:
2020-09-14 10:09:30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12日,第7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闭幕。中国导演赵婷凭借《无依之地》摘得金狮奖,成为史上首位获得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华人女导演。

  三年前,Ifeng电影在平遥影展对赵婷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如今正好可以再回顾一下。
 


 

  见到赵婷,是在平遥古城的一家客栈里面。客栈古色古香,闭上眼睛,似乎都能嗅到历史的气息,而由于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开幕,客栈内聚集了许多来自国外的电影人,他们在庭院里说笑,东方与西方的文化在这里实现了交融。

  而赵婷带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成长在北京的她很早就去了国外,她的性格中有着属于东方的古韵,而思维方式则来自西方的教育,二者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汇合与体现。

  赵婷带着她的第二部长片作品《骑士》来到了平遥影展,之前此片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而这也是赵婷继2015年自编自导的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之后,再度入围该单元。

  初出茅庐的两部作品就获得了这么高的赞誉,但赵婷本人却十分谦逊,她表示作品的成功更多的还是剧组工作人员辛苦的努力与付出,同时在采访中她也展现出了性格爽朗的一面,不仅分享了许多拍摄独立电影的艰辛与经验,也并不回避提到她的家庭情况以及家人。

  尤其是母亲宋丹丹,不仅为她专程赶到平遥助阵,在平时的艺术创作中也给予了她很大的空间与支持。

  赵婷是宋丹丹现任丈夫赵玉吉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在她身上很容易被打上“星二代”的标签,不过赵婷一直力求突破自己,想要通过自己的作品,来摆脱掉这些标签的束缚。

  此次《骑士》入围平遥影展“卧虎”单元,观众映后反响热烈,纷纷给予很高的评价,就是对赵婷努力的最大认可。作为“新生代”力量的一位主力军,我们与赵婷一起,谈过去的经历,谈《骑士》的创作,谈家庭的影响,谈未来的展望。

  谈经历:处女作开拍前一天失去资金,家里被抢

  Ifeng电影:您之前在高中的时候就去了英国,后来又去了美国读电影学院,还有过在纽约酒吧工作的经历,这些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十分艰难和独立的体验,对您的生活和之后的创作是否有影响?

  赵婷: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关于梦想的挫折和一些失败的经历,是为了进入独立电影圈打基础,也是十分必要的,毕竟做独立电影确实需要这样的心理准备。

  如果梦想破灭的话,经常会被别人否认。我1997年的时候去的国外,那个时候国外对中国人的偏见还是很多的,我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语言也不通。虽然当时很失落,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使我从一个很自大的人变得谦逊很多,我至今仍感激那段时光。
 


 

  Ifeng电影: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使您想要拍摄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哥哥教我唱的歌》?

  赵婷:首先是纽约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要拍长片,但当时我觉得我没法在纽约拍摄作品。因为我那时临近三十岁,十分迷茫,找不到人生的方向,社会环境太嘈杂,我难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纽约,往安静的美国平原走。我当时对于美国印第安年轻人高自杀率的问题一直很关注,所以我去了那里,很快找到了第一部作品的创作灵感。

  Ifeng电影:在拍摄处女作的时候肯定遇到了很多困难,能否把这段经历与想要拍摄自己作品的年轻电影人们进行分享?

  赵婷:在电影开拍的前一天,我们剧组失去了资金,当时投资方电话打过来,我和摄影师感觉都要崩溃了。晚上我回家,发现家里被偷了,一些值钱的东西包括拍摄用的硬盘全都不翼而飞。我坐在那里,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之前为这部电影筹备的三年心血全都付诸东流,十分无助。我的摄影师和朋友们鼓励我,要坚持下去,当时我的演员们都愿意无偿帮助我拍摄,一些提供设备的组织也给了极大的帮助。靠着仅有的十万美金,我拍成了这部作品。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到了《骑士》我只有八万美金,就可以很好地驾驭这种小成本电影了。

  谈创作:贾樟柯对电影的信念影响了我

  Ifeng电影:《骑士》的故事是根据主人公布莱迪的真实故事进行改编的,他在片中出演的就是他自己,他身上有什么特质触动到了您,下定决心要为他拍一部电影?

  赵婷:我拍完第一部长片后,就特别想拍一部关于西部牛仔的故事,并且赋予它关于年轻人和土地自然的关系这样的主题。不过当时只是想法,没想到很意外地我遇到了布莱迪,当时是在一个牧场里面,他正在驯马,我看到他的脸,觉得在镜头里面一定很好看。我去和他交流,问他马背上是什么,他的回答使我震惊了。

  “这个是上帝放在马背上可以让他扶住马鞍的东西”。我当时就觉得这个男孩子说话很玄妙,并想为他专门创作一部电影,但是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故事。

  大概过去了两年左右,布莱迪受伤了,我的电影也就是从他受伤之后开始切入。我在电影中给了他许多特写,固然有他好看的成分,大更多的还是我希望多加强一些肢体动作上的表达,减少语言,毕竟肢体表达是全世界共通的,我希望做到一种文化上的融合。
 


 

  Ifeng电影:在您的电影中可以感受到一种泰伦斯·马力克作品的感觉,尤其是摄影风格,很多观众觉得和《通往仙境》的感觉很相近。他的作品是否有影响到您?还有哪些电影人影响到了您的创作?

  赵婷:有五位导演对我的影响特别大,一位是泰伦斯·马力克,一位是李安,一位是王家卫,一位是贾樟柯,一位是德国的维纳·赫尔佐格。

  我和摄影师都特别热爱马力克的电影,我们刚开拍的时候就觉得应该向马力克致敬,运用自然光来拍摄作品,和自然配合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李安导演则是对我在东西方文化交融方面有着启示作用,同时我个人觉得他的作品很客观,给了演员和剧本很多空间。而这一次平遥影展的创始人贾樟柯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他早年拍《站台》的经历我觉得和我很相近,虽然我们风格不一样,但是他做独立电影的信念真的感染了我,让我更加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Ifeng电影:有观众认为您在《骑士》中的表达是对美国牛仔精神以及美式英雄主义粉碎式的解构?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创作方式?

  赵婷:我觉得我拍电影的时候是完全把他们还原成最普通的人来表现,而不是那种纸壳式的人物,所以我更想展现他们人性化的一面,他们在银幕上可以哭,可以笑,不要太脸谱化,作为一个男人他们也有软弱的时候。

  我是一个女导演,我想把更真实和贴近人性的东西完整地呈现给大家,不想再去展现一些已经老生常谈的事物。

  Ifeng电影:《骑士》中我发现您放弃了第一部作品中很擅长的一些女性视角的东西,比如女性角色,比如爱情,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取舍?

  赵婷:原因可能大家都想不到,那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布莱迪在生活中他有女朋友,并不希望布莱迪有爱情戏,因为她是基督教徒,十分保守,所以我在构思剧本的时候,就把爱情戏这一部分给放弃了。他的女朋友在电影中也有客串,就是给他大麻烟的那个女孩。同时生活中这群男孩大多数时间都是和父亲与兄弟在一起,要去驯牛驯马,爱情在他们的生命中很多时候都是缺失的一环,所以我也是比较客观地展现了他们的生活状况。

  谈家庭:母亲给予很大空间,不想被星二代束缚

  Ifeng电影: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布莱迪处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面,虽然我们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就是如此,但您在创作初始的时候,是否有刻意凸显这一部分的初衷?毕竟学院派比较喜欢这样的背景设置。

  赵婷:我的第一部电影也是这样的设计,因为在印第安那个地方,百分之五十的人口都是十八岁以下,真的是难以想象,他们的成年人去其他地方打工,孩子们从小没人管。

  我第一部电影里面的小男孩有二十五个兄弟姐妹,再加上经历过一些挫折,真的是相依为命。这种大环境慢慢影响到了我的创作,再加上我来自一个离异家庭,所以我对他们的处境也是很有共鸣。希望通过我的作品,为他们发声。

  Ifeng电影:我们看到这次平遥影展开幕式上,您的母亲宋丹丹老师和弟弟巴图前来给您站台助阵,他们平时在您的创作和艺术上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赵婷:我的家人们真的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我觉得这对于中国的父母来说是挺难的。我希望他们能尊重我,事实上他们确实也做到了,他们鼓励我自己走自己的路,经受这些挫折,最重要的就是这些精神上的鼓励,我觉得对我而言是最可贵的。
 


 

  宋丹丹也去往平遥替赵婷助阵

  Ifeng电影:可能现在很多人会给您打上“星二代”的标签,您对于这个标签怎么看?是否有一种想要突破的想法?

  赵婷:其实之前在国外真的没有过这样的问题,因为在国外可能不太注重这样的身份,我在国外认识很多家境显赫的朋友他们都是自己很努力也很低调的。

  这次回到国内开始出现这样的疑问,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呢。我觉得还是要走自己的路,不应该被这些标签所束缚,这些只会约束到你的创作和思路,是会分心的。

  Ifeng电影: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和打算?是否已经开始筹备新片?

  赵婷:现在有三个本子在我手里,第一个是美国1904年发生的故事,仍然是美国西部片;第二个是在印第安拍的现代片;第三个是在中国西北部要拍的一部科幻片。

  Ifeng电影:科幻片?这个令人很意外,为什么会计划想拍一部科幻电影?

  赵婷:因为我觉得中国电影在当下与世界影片相比较的话,一直聚焦在过去式上,我是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中国电影带入到未来化的讨论当中去。我会仍然坚持独立和自然的风格,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不会是那种科幻大片,我本人是特别希望能把这部呈现出来的。同时我还力求把东西方演员融合在一起,这是我一直致力去做的事情。

  Ifeng电影: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您对于本届平遥电影展有什么样的印象?而从事电影行业对于您而言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赵婷:我特别喜欢这种氛围,尤其是还有露天电影,真的是我特别向往的放映方式。我进到电影宫里面十分感慨,现在中国电影的空间和平台真的很宽广,我本以为整个电影节会是仿戛纳风格,没想到却有着浓浓的中国风,包括海报和建筑风格,我真的很喜欢这里,也很感激贾樟柯导演邀请我的影片来这里参展。

  至于电影对我而言最大的意义,我可以引用李安导演的一句话:“电影不是把大家带到黑暗里,而是把大家带过黑暗,在黑暗里检验一遍,再回到阳光底下,你会明白该如何面对生活。”

  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人类简史》中曾提到过,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是因为我们能讲故事,而电影无疑是现代讲故事最好的方式。所以我很幸运能从事电影工作,也期待可以带给观众们更多精彩的故事和电影。

  来源:凤凰网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很多人会认为可乐加冰是为了少放可乐,可乐 [更多]

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周六福周百福周金生周福 [更多]

我们真的每时每刻都在手机的窃听下活动吗?如 [更多]

村里的大部分道路已经被水淹没,尤其是下雨 [更多]

入狱前,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出狱时 [更多]

2020年5月起,云南昆明近50户业主陆续搬进了 [更多]

道县是一片洒满英烈鲜血的红色热土,这里是 [更多]

天津自2018年启动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 [更多]

“粮食安全的根基是‘能力安全’,藏粮于地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