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导语:习近平同志从历史的维度出发,论证了坚持植根于人民,坚持群众路线,树立群众观点,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重要性。习近平总结了政党执政的规律和政权兴亡的重要规律,认识到人心向背最终决定着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权的前途和命运。习近平认为密切联系群众,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中国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历史
一个在中南海伴舞的女文工团员的遭遇
时间:2013-01-05 23:15:24  作者:川人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 第一次来中南海的人,都想和毛泽东跳舞,排着队等。他是走几步拍一下伴舞者的后背,表示换人。我伴舞时发现,他有时一只手攥住我的手不放,到人请他,他要是不想跳,就把我的手举起来,意思是己经约好和我跳了。

 

b36801d3hd0ce5743501f&690.jpg

  伴舞  

    我年轻时是某兵种话剧团的演员。
    1959-1963年,我被挑选出每星期两次去中南海执行任务。所谓“任务”,就是为毛泽东等中央首长伴舞。我们女演员(包括歌舞团)加上乐队共40人左右,都是经过保卫部门严格审查并拍照立档的。
    时间是每星期三、五,晚8点前到场,地点在中南海里的“春藕斋”。地方文艺团体来的大都是表演者,记得常来的,京剧界有李少春、杜近芳、李世济、张学津、张学敏、谭元寿、马长礼等,舞蹈界有陈爱莲、芭蕾舞团小天鹅4人组,中央乐团的独奏、轻音乐、四重奏演员等,都是文艺界的精英。
    相声界侯宝林先生来的最多,在舞会间歇时表演。只要侯先生来了,大家都特别开心,等着看他的精彩表演。毛泽东最爱听《婚姻与迷信》、《买佛龛》、《改行》、《戏曲与方言》、《醉酒》、《夜行记》等等,百听不厌。我当时是报节目的,常常坐在毛泽东身边,他点的最多的是《关公战秦琼》。
    第一次来中南海的人,都想和毛泽东跳舞,排着队等。他是走几步拍一下伴舞者的后背,表示换人。我伴舞时发现,他有时一只手攥住我的手不放,到人请他,他要是不想跳,就把我的手举起来,意思是己经约好和我跳了。
    舞会都是8点左右开始。最早来的总是朱老总、康大姐,接着刘少奇、王光美、陈毅,总理来得少,来了也只是坐一坐,聊一聊,跳的不多,每位首长来了都先向朱老总问候。康大姐来时总带着一团五颜六色的毛线,大概是把孙子们的小毛衣小毛裤拆掉,混起来重织。她不会搭线,背面总是有许多死结,我就教她如何搭线,这样织起来背面就平滑了。她的样子就是一个普通老太太,朴实、节俭。王光美身材好,有知识分子的味道,总是穿着素色布旗袍、布鞋,后面跟着孩子们,像老母鸡带着小鸡,叽叽嘎嘎、轻轻松松地,毫无做作之态,随意而亲切。她有时也带着毛线来织,我们就教她织花样。她常嘱咐我们,“不必场场都跳,不要太累”。有时看完节目她就走了。陈毅一进场,音乐马上换华尔兹。我伴他跳舞很吃力,他的肚子又大又硬,还拼命地转,我就死死的抱住他,很难对付。他说:“你不要紧张嘛!小鬼头!”“你要是摔了一跤,我就倒霉了。”每次跳完,都吓得我一身汗,好在他并不是每次必到。
    那时林彪也来,但很少跳舞,坐坐就走了。他好像永远怕冷的样子,总是披着一件大衣。我凭直感不喜欢这个人,早就听说他吸食鸦片,一脸青绿色,一付病态,两道很浓的黑眉毛极不对称。我从不靠近他,也没有和他跳过舞。那时他还不是接班人,在家养病。我心想一个解放军高官,吃鸦片特供,这叫什么共产党员?但我不敢说,只是在心里想而己。
    晚9点一到,音乐一改广东丝竹调《步步高》,就是毛泽东来了。熟悉他的人,包括我,迎上门口,经常是他拍一下我的后背,我就陪着他开始伴着音乐走步。我总看到他头发后面翘起一绺还未梳平,说明刚起床。跳舞是他的“晨练”,按他的话说叫伴着音乐散步——他不会任何舞步。
    有时11点左右江青来。她的谱儿可就大了,披着黑色丝绒斗篷,带着墨镜(她解释说自己做化疗后不能见光),头发又黑又亮。后面跟着六七个随从,有的拿着杯,有的捧着靠垫,有的拎着围巾衣物之类。她一进门,乐队马上换西洋乐。她一般只和随从跳,个个都是20多岁的英俊少年。她很健谈,有一次问我是哪里人,我说祖籍江苏,安徽长大。她就大谈京剧西皮二黄的来源及徽班进京使京剧如何发展等,说得头头是道。她有一位随从,白白细细的,个子不高,浓浓的眉毛,眼睛黑亮深遂,面带忧郁,几次就和我熟了。经常是音乐一起,他就穿过舞厅直奔我来,生怕我被别人约走,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有一次他拉着我在拐角说能不能跟他交朋友,我说我朋友在戏剧学院快毕业了,他阴沉着脸不说话。虽然纪律规定去中南海不准乱打听,我还是没忍住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是江青的理发员,想离开中南海,组织上不批准,并指定一女子要他们结婚。我不敢再多问。这时我己经注意到汪东兴向我们这边扫了一眼,领队也看着我们。我回团后立刻受到批评,以后就不再理他了。

 

    闯祸

    婚后有一次周末,我爱人从城里来看我(那时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我刚好要去执行任务,只得赶着偷偷地溜到附近商场买了只烧鸡。回来时去中南海的大轿车己经开走了,我们俩就在宿舍里吃吃喝喝,谈谈剧院里和学院里的事情。当时新婚不久,见面还是很快乐的。正聊到起劲儿,门铃响了,打开门只见汪东兴站在门口。我吓了一跳,他和颜悦色地说:“主席找不到花果山的孙猴子,所以我抓你来了!”我赶紧请他下楼等一会儿。急急忙忙换了件衣服,抓本书,也没梳头,我就随着汪东兴走了。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图说天下
推荐资讯
民生呼声
民生微博
Copyright©2008-2012 www.Mszxs.Com 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139号


本站法律顾问:黄岑钢(湖南湘声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联系邮箱:hgz@mszsx.com 本站QQ群:431952328

责任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总编值班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网站管理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