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考略:屈原最可能是绝代才子贾谊

编辑:作家王湛
2019-06-07 10:41:01
 又到了端午节,吃粽子纪念屈原了。实际屈原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仍然悬而未决。在我看来,屈原当然有,但他不可能是所谓的楚国贵族,而是有汉一代的天下第一才子洛阳人贾谊。

自中国的最后一位古典经学大师廖平(1852—1932)指出“没有屈原这个人”后,中日两国的学者们关于屈原的讨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认为有的国学大咖以郭沫若先生为首,认为没有的则以廖平、胡适、闻一多领军。廖平先生似乎是个寂寂无名的研究者,实际他的地位远比郭、胡显赫——他的嫡传弟子是康有为,梁启超是他的徒孙。

在历史上,最先提到屈原这个名字的是楚亡50年后的洛阳才子贾谊,第二个提到屈原的则是贾谊身后100年才出的《史记》,除此之外,自楚亡至汉初的一百多年里,屈原的史迹在所有典籍里一片空白。《史记》的《楚世家》里没有屈原。《战国策》也是汉代编辑的,里面也没有屈原。如果屈原果真存在,他那么重要,那么名声响亮,且牵扯到那么多历史史实,这是不应该的。

反倒是贾谊的个人遭遇与史记中提到的屈原的遭遇非常相似。贾谊原在朝廷做大官,后被汉文帝谪贬到长沙,给长沙王的儿子当家庭教师。他这时候写了一篇《吊屈原赋》,诉说自己的冤屈。长沙低洼湿热,不适合贾谊这个北方的洛阳人居住,他一直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辞赋很哀怨。这一篇《吊屈原赋》,是人们第一次听到屈原的名字。

贾谊死后100年左右,《史记》中出现了一篇《屈原贾谊列传》,这是屈原成为一个历史人物的起点。但是在《史记》中,他没有籍贯,也没有家世,议论很多,事迹很少。而且根据这篇列传中写的内容,它有可能不是司马迁自己写的。比如传中写道:贾谊的孙子贾嘉与司马迁通书信,关系很好,到汉昭帝时位列九卿。司马迁死的时候汉武帝还活着,他怎么能知道汉武帝的这个儿子在汉武帝死后会当皇上,而且死了以后谥号汉昭?可见这一篇不可能是司马迁写的,不然太史公就未卜先知,穿越到了未来。

 

司马迁的《史记》在他生前并没有献于朝廷而刊印天下,而是在他死后三十年左右,由他的外孙杨恽献给朝廷然后刊印的。这三十年里都发生了什么?贾谊家与司马家是世家通好,贾谊的孙子贾嘉位尊权重,司马的外孙杨恽颇有乃祖才名,此一篇是应贾家要求由杨恽操刀写出最有可能。

实际上,屈原极有可能即是贾谊的化名,或曰笔名。他写《吊屈原赋》,说是吊他自己的冤屈亦未不可。《史记》中说屈原名平,那就是字为原,但是看号称屈原所做的《离骚》中,屈原自称名“正则”,字“灵均”,并非字原名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历史上吵得一塌糊涂,说法有八九种,但没有一种有根据。是贾谊最先提出屈原的,如果屈原是贾谊的笔名,则应该从贾谊的名字中找线索。但偏偏贾谊只有一个名“谊”,他没有字!连战国时代的人都有字了,贾谊作为汉初最大的文豪却没有字,岂不咄咄怪事?唯一的可能即正则是贾谊的字。古人的字是释名的,“正则为宜(谊)”,再合适不过了。而灵均则可能是贾谊的号,应是他接触了楚地的巫师后自己起的号——楚人称巫为“灵子”或单称“灵”、“子”。

再看《离骚》一辞,如果真是一个南方的楚国贵族所作,交代身世时必然要讲楚国一系的神祖和王祖。但离骚里讲他是帝高阳苗裔,父名伯庸,然后讲的全是北方一系的神祖王祖,不是南方的;且高阳帝辛是殷人神祖,伯庸也是北方的神名。所以,《离骚》不可能是南方人写的,而是出于北方人之手。

楚辞当然除了《离骚》还有很多,第一部注解楚辞的东汉人王逸在序中讲的很清楚:楚地人喜歌舞娱神,屈原窜伏期间,见其词意鄙陋,择而润色之。也就是说,楚辞不是屈原写的,是他听到、记下、编辑出来的。那么名号为“屈原”的这个编辑者,也完全可以是贾谊。

实际上,《史记》把屈原和贾谊两个不同朝代的人合在一起写传,寓意已经很明显:屈原即是贾谊,贾谊即是屈原。之所以把一个人分成不同时代的俩人写,肯定是拘于当时的严酷环境,不敢公然报屈,故而假托一个楚国的屈原,把贾谊谪贬长沙的那段冤屈写出来。在汉武帝时,太史公写完《史记》后都不敢拿出来,他说拿出来就怕汉武帝会烧掉,要藏到山里面。由此,将一人的境遇拆开来放到前代写,也算是一种“春秋笔法”吧!这种写法,现在搞文学和影视创作的,不也经常在用吗?

由此,文人写作用笔名的传统可以说是自贾谊起,但由于汉初文事初兴,世人尚不解其妙,故而误以为真人是真人,笔名是另外一个人。从贾谊开创笔名用法的这一点来说,此公亦绝对是聪颖过人之天才。

赛龙舟、吃粽子起源很早,远在屈原时代之前。说吃粽子是为纪念屈原,最早见于南朝梁人的吴均《续齐谐记》,此时屈原早已过世八百年。其实,除了这一说法外,还有说吃粽子是纪念伍子胥、纪念曹娥的。其实恐怕都不是,都是后人附会的。此一节,闻一多先生述说甚详。

至于屈原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的说法,起源就更近了,最早只能追溯到郭沫若先生。郭1942年创作的话剧《屈原》曾轰动一时,为他赢得最初的文学声誉。后来为了国际斗争,需要推举一些中国的历史名人出来宣传,上面曾组织了一个屈原研究小组,组长即是郭先生。

当然,历史归历史,研究归研究,现实归现实。现在吃粽子纪念屈原早已成了传统,该吃粽子还要吃粽子,该纪念屈原还要纪念屈原。(某记于2018年5月17日)


图:贾谊画像。贾谊去世时年仅33岁,这像二三十岁的人吗?美术家们需要补一补历史。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在手机丢的当下,最着急的就是手机里的各种 [更多]

喝完酒后到底多久才可以开车呢?近日,江苏 [更多]

山东省济宁市梁山县6名高考生在6月8日的高考 [更多]

 诈骗出口退税和政府奖励,向境外转移不法 [更多]

位于北京玉渊潭东岸的钓鱼台,是首都著名的 [更多]

3月13日,山东省郯城县杨集镇发生一起面包车 [更多]

39所高校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共建设了各类试验 [更多]

72年前,这里只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莽莽荒原。 [更多]

胡春华指出,当前正值“三夏”大忙时节,要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