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网络赌博的骗局:那些被吞噬的年轻人

编辑:
2019-08-08 10:45:49

  何益摁下了手机的锁屏键,看着屏幕变成一片漆黑,这才从空白与亢奋中清醒过来。一阵阵的绝望、懊悔和不甘涌上心头。

  这一晚,他本想将一万多的负债赢回来,但没想到,不仅连本金都打了水漂,还整整输了五万。

  输到后面,何益已经急了眼。借呗、花呗套现、微粒贷,各种网贷都借空了,一盘盘结果开出来,却几乎都是输。直到,他借无可借。

  何益没打算告诉爸妈他在网络赌博,可对即将从大学毕业的他来说,五万是笔巨款。他不甘心,所以再次入局,希望回本,却输得更惨。
 


 

  越输越多,这是绝大多数赌徒的必然结局。

  坠入深渊

  网络赌博是可怖的深渊,但生活中却分布着不少深渊的入口。

  吸引何益的是前几年火爆的“一元夺宝”。他告诉《南风窗》记者,当时各类“一元夺宝”网站很受追捧。规则是,所有参与者都投入1元、2元、5元等极低的成本,最终有一位能获得高价值的商品。

  比如说,一部手机市价5000元,在平台上定价为7000元,再拆分成7000份,每份一元,这7000份机会全部售出后开始抽奖,每份都有均等的被抽到的机会。

  理论上,认购的份额越多,中奖的概率越大。如果一个人买入3500份,那他被抽中的概率是50%,就有五成的机会花3500元买到市价5000元的手机。在这个模式内,作为庄家的平台也获利颇丰。

  何益回忆,当时有些人会买几百上千份以求中奖,但开奖结果很奇怪,中奖的大多是只买一两份的人,投几千块的却极少中奖。
 


 

  央视揭露一元夺宝平台为幕后操控的新闻截图

  直到2017年9月,官方出手,将“一元购”等产品定性为“以抽奖方式变相博彩”,“一元夺宝”等类型的活动才逐渐销声匿迹,何益也就没有再玩下去。

  然而,何益没能逃出网络赌博的深渊,“一元夺宝”网站上的网络私人彩票广告,让他再次接触到网络赌博,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据调查,赌徒们陷入网络赌博的路径不止一条,有的是经朋友介绍,有的是被弹窗广告吸引,还有的是通过短信接触到网络赌博。

  这类短信通常以奇怪的字符代替文字,就是想吸引人们添加网赌人员的微信,最终引流。
 


 

  常见的网赌广告短信

  路径虽不相同,但“殊途同归”,通向的都是无底深渊。而人们一旦坠入深渊,就会迅速“黑化”,人生轨迹也将发生巨变。

  心照不宣的骗局

  与何益不同,陈介平是经朋友介绍接触到网络私人彩票的。网络私彩是网络赌博最普遍的形式之一,也是大多数赌徒的选择。

  陈介平的朋友告诉他,这个“来钱快”、“有赚头”,他就玩了几局“时时彩”。果不其然,几轮输赢下来,投入的两百块变成了五千多,并且提现成功。

  陈介平回忆,就在那一刻,他彻底沾上了这个无法真正戒掉的东西。

  无数赌徒正是从刚开始的“小赢”开始沦陷的。

  何益也不例外。他告诉记者,刚开始时他投得很小,只投十块、二十块,权当日常生活的消遣,结果也是有输有赢。但体会过小赢的快感后,他忍不住增大投注的金额。

  何益说,如果赢了一千,就还想赢一百万,还想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马云,反正总想要得更多。

  有一次,何益用两千块本金,在一天内赢了两万八千元,他回忆说:“走路都有点飘,觉得钱来得太快、太容易了。”

  第二天,他出门玩了一整天,发现一天下来也才花了三百多块。二者一对比,高下立现。

  这之后,何益在生活中的大小花费,都想通过网络赌博来“报销”,仿佛找到了一眼永不枯竭的甘泉。

  但“小赢”只是平台的诱饵,人的欲望会被诱饵喂肥,最终吞噬理性。

  陈介平在类似的小赢之后也很高兴,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晚赚半个月工资的好路子,于是一有空闲就想玩几局“赚钱”,毕竟“来钱太快”。

  他很快被工作人员拉进所谓的投资致富群,进行一种叫“倍投”的玩法。

  所谓“倍投”,就是保证有充足的资金,一旦开始投,就要一直投一个目标,不断按倍数加大金额。一开始可能是一倍,接下来就是两倍、四倍,最后的赌注会非常大,直到玩家输光。
 


 

  图为网赌群聊工作人员指导“倍投”

  “小赢——小输——小赢/大输——输得倾家荡产”,这是无数赌徒总结出来的赌博历程。其实他们心里清楚,网络赌博的开奖机制是不透明的、可人为操控的。

  赌局开出来的结果,与统计学规律相差很大。按照规律,骰子摇出大或者小的概率各为1/2,但这些网赌平台能一连开出十几次“大”,或十几次“小”,完全取决于开哪边能使庄家获利更多。

  《人民日报》就曾做过报道,“一元夺宝”的后台都由人工控制,人流量、粉丝、指定中奖者都在掌控之中。

  网络私人彩票也一样。这些非法赌博的网站、app多在境外运营,尤其是执法力度薄弱、博彩合法的东南亚国家。

  据报道,柬埔寨、菲律宾等地已经成为中国人网络赌博的产业基地,这些博彩公司甚至招募国人去境外工作,成为非法博彩网站的运营人员。
 


 


 

  图为受访者提供的某总部位于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非法博彩网站招聘广告

  人性枷锁

  赌博结果可以被人为操纵,这在赌徒与平台之间早已是心照不宣的秘密。让赌徒放手一搏的,不仅是侥幸心理,更是“赢了还想再赢,输了就想回本”的人性。

  网赌平台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一旦赌客小赢,尝到不劳而获的甜头,便会尝试更大的投注;而一旦输钱,出于厌恶损失的本能,赌客会更急切地投注,抱有“平台总会让一点利”、“说不定下一把就赢了”的侥幸心态。

  在这个过程中,网络赌博彻底改变了赌徒们的金钱观。

  陈介平沉迷网络赌博的时候,手上的流水每天都成千上万。钱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串数字,没有金额大小,只有数字长短。

  他回忆,每当投注大金额时,头脑会一片空白,双眼就死死盯着开奖界面,周边再嘈杂,也只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其他的什么都想不了。

  如果赢了,那是自己“赌技好”、运气好,赌徒们会拿出一大部分继续投注。

  如果输了,就想尽一切办法搞钱。无论大小来源,在输红了眼的赌徒看来,钱只是一串帮他们翻本的数字。

  陈介平刚工作两年,就因网赌负债三十五万多,其中还包括爸妈给的买房首付。

  鼓起勇气跟家人坦白之后,陈介平还是没能摆脱赌徒心理,将家人给的还债钱拿去继续赌,最终输个精光。
 


 

  图为其他受访者提供的网赌交易截图,单笔投注金额高达52万多元

  陈介平的父母根本不敢相信,原本那个孝顺、阳光的儿子,在染上赌博后会谎话连篇、一意孤行。前一天还痛哭流涕、忏悔下跪,第二天就把还债的钱赌光,再次负债累累。

  回想起当时的情境,陈介平说,整个人已经不受理性控制了,只有翻盘赢回来一个念头。只有全都输光、借无可借的时候,才能反应过来,自己借了这么多,输了这么多。

  有些赌徒根本不敢把实情告诉父母、朋友,而是陷入绝望之中,因此而跳楼自杀的也不在少数。

  甚至,有些人还会再拼一把,去借高利贷、砍头贷,上午借三万、下午要还五万的那种,想这样把本金捞回来。

  但网络赌博的性质,已经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一直赢下去。赢是小概率事件,输光才是网络赌博的常态,背负巨额高利贷的赌徒只会输得更惨,最终陷入债务的无底洞。

  网赌可以与吸毒相提并论,因为一旦体验过快速来钱的快感,终生都再难忘掉,复赌率非常高。只要一部手机,人就能在天堂与地狱间来回切换,也彻底改变了这个人原本的心智。

  网络赌博是一场双方心照不宣的骗局,而侥幸与不甘是赌徒深陷其中的人性枷锁。

  自我救赎

  何益已经决定戒赌,但他的债务仍未还清。

  用辛苦得来的兼职收入还赌债时,何益心里还会想起挥金如土的日子。

  他尝试着慢慢纠正自己的金钱观,但网赌留给他的烙印却无法随时间消除。夜深人静的时候,赌一把的冲动仍然会隐约升起,何益只好让自己更忙更累,不给自己再次陷入深渊的机会。

  陈介平因为网赌负债,已经跟相恋数年的女友分手,同时也失去了家人的信任。

  他深知赌徒的贪婪和侥幸,所以将工资卡、身份证等交给父母保管,每月工资悉数用于还债。他说,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但已经彻底认清了以前荒唐的行为,不想再伤害家人。

  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大病初愈的无力感,也带着一丝隐约的坚定。沉默许久后,他说:“如果当时没碰这个,现在可能跟她连婚都结了。”

  网络赌博改变了何益与吴介平的人生轨迹,好在他们都已迷途知返。

  然而,更多的年轻人正在打开网赌的大门,循着他人精心布下的诱饵,一步步走进网络赌博的陷阱。

  这些年轻人原本是勤奋上进的儿子,是温柔体贴的丈夫,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是相约同日结婚的闺蜜。网络赌博生生将他们拉离原本的人生轨道,加速驶向截然不同的暗黑深渊。

  被深渊吞噬的不仅是他们,还有那些他们深爱的和深爱他们的人。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无法改变的“当初”。

  (文中何益、陈介平均为化名)

  作者 | 杨宇星

  排版 | STAN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1980年7月1日,我国推出了全国统一使用的邮 [更多]

高速公路拖车必须是专业的清障车或者救援车 [更多]

刷礼物的瞬间,可能会让很多人找到存在感;但 [更多]

受害人为什么难以从暴力关系中逃脱,万飞认 [更多]

个别平台涉嫌无处方售处方药,同时,多家平 [更多]

从2019年3月起,刘飞云通过三层中间人辗转拿 [更多]

在贵州普安县,获赠的2000亩白茶苗长势喜人 [更多]

近期,有一批专业“炒猪”团伙通过先向养殖 [更多]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