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恋APP掏空的“恋人”们

编辑:
2020-12-23 11:58:52

  12月21日,冬至,苏享茂的家属等待了三年时间,终于等来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开庭。

  当天来的人很少,案件当事人翟欣欣也未出庭,除了几家媒体的记者,仅有几位裹着厚厚羽绒服的人,在向过路的人兜售“代写诉状”和“法律援助”的服务。

  事情发生在2017年9月7日凌晨3点46分,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从其位于西二旗的家中纵身一跃,结束了他正在饱受折磨的人生。这场被称为缘于一场“恋爱”的悲剧,迅速发酵成社会热议的焦点。

  在人们的眼中,年轻漂亮的翟欣欣和木讷本分的苏享茂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他们的红线通过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拽到了一起,有了交集,却没得到幸福。据苏享茂生前留下的信息称,其前妻翟欣欣向他索要1000万元人民币和一套房产,被逼无奈的他最终走投无路,选择了离开人世,引起大量网友关于“杀猪盘”的讨论。
 


 

  然而,人们的记忆总是非常短暂。三年过去了,这种案件和情况并没有因为苏享茂的离去而减少,在这起案件之外,依然有许多人在饱受“恋爱”之苦。

  尤其是在各式APP高度发达的环境下,有关恋爱的经济模式层出不穷,并因此为“以相爱之名”而衍生的诈骗提供了土壤,留下的是一些正在被网恋APP掏空的“恋人”们。

  在微博,“杀猪盘”话题有着3.6亿的阅读数,评论区更是充斥着各色被骗的男男女女。直到看到消息这一刻,他们都没有明白,渴望了许久的爱情,怎么就成了一场可怕的骗局?

  “前半生白瞎了”

  仅一年时间,北京人李阳就如梦初醒。他被“未婚妻”苏茜拿走了一套价值700万元的房产、一辆百万元豪车和价值30万元的钻戒,“记忆犹新,这种一生不可磨灭的痛苦记忆,是不会轻易忘掉的”。

  李阳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事业有成,创业多年,积攒了一笔财富,正准备在北京买房。这种条件的人往往掌握着婚恋主动权。但在认识苏茜之后,这一切都开始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两人在2014年的一次偶然机会中相识,李阳在一个微信群中加了苏茜为好友,群里总共五个人,除了苏茜之外,还有一个人是李阳与苏茜的“共同好友”。

  苏茜外貌条件不错,除此之外,李阳形容她的朋友圈很“光鲜”,“她自称出生在高官家庭,父亲位高权重”;而苏茜自己则从事演员职业,受家里安排挂名在国内一所大学读书,实际早已开始工作拍戏。为了博取同情,苏茜对李阳说,“我其实是私生女,为了不给父亲找麻烦,许多事情都不方便说”,外加十几岁的年龄差,让李阳对苏茜更加不设防。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相处数月后,苏茜以女一号身份参演的一部电影正式开机,看到电视台对苏茜的电影进行报道后,李阳更加深信是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才让苏茜的演艺事业发展如此顺畅。

  演员、高官子女的双重身份,似乎成为了一种“天然屏障”,保护苏茜避免更多的信息暴露。如今,在李阳看来,他几乎是一步步走入了对方设定好的陷阱:从买奢侈品包、衣服、钻戒、豪车,到最后为苏茜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

  幻想着和苏茜婚后甜蜜的生活,李阳甚至毫不犹豫地从北京飞到杭州创业。除了经济上的付出,李阳也尽可能地对苏茜进行陪伴,“她每天都是凌晨才找我说话,我想或许是演员的作息就这样,每次都要熬夜等她的消息”,这在后来也被李阳认定为对方的一种手段,“趁你深夜神经不清醒的时候跟你联络”。

  认识一年多以后,苏茜开始疏远李阳,并拒绝进一步交往,而理由竟然是因为“她喜欢女生”。发觉事态不对劲,李阳终于开始调查苏茜,发现其与多名异性同时进行交往,并查到了相应的酒店开房记录。这才让他感到如梦初醒,试图报警挽回损失。

  “我在北京创业十多年,来到杭州另起炉灶后,北京的公司疏于管理业绩越来越差。现在整个人处在飘着的状态,北京只有一套跟母亲合住的公房,杭州也居无定所,可以说前半生白瞎了”,如今再提起这件事,李阳心里有无限的感慨,但事已至此,尽管事发已过去好几年,他仍在努力追回损失,可生活也因此大乱。

  经历了这件事,四十岁出头的李阳失去了最后一丝心气。创业项目也因为自己纠结于这场恋爱和事后追损而江河日下,他甚至不得不离开老家北京,在杭州漂着,“没有固定的住房,公司的业绩也越来越惨淡”。

  但造成这一切的人却毫发无损,“她现在换了个身份,继续在陌陌做主播”。

  “在杀猪盘中痛失200万”

  不同于李阳遭遇的“名媛PUA”,世欢遇到的则是性质更为恶劣的“杀猪盘”。一位侦办过多起网恋诈骗案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如果不是团伙作案,只是想通过感情骗钱,这种人通常品质没有那么坏;而一旦出现团伙作案,那就不仅仅是骗光你的全部财产,他会穷尽你的贷款能力,让你背上大额负债。

  这一说法在世欢身上应验了。今年7月,定居香港的世欢,在健身社交软件Keep上认识了一名居住在其附近的男子,并在一个月之内被骗走60万元本金和150万元的借贷,其中包含了世欢与亲朋好友的借款,同时也包括了一部分高利贷。

  “下半辈子就替骗子打工吧!”世欢心灰意冷。

  她今年29岁,因为长期处于单身状态,内心非常渴望一段理想的爱情出现。而这位自称为“陈诺”的人刚好符合了她对另一半的所有想象:他称自己是多家酒吧、餐饮公司的老板,并在深圳有一套个人名下的住宅,同时他还是香港优才计划引进的精英人士。种种身份加持,让世欢很快沦陷在陈诺创造的美好幻想之下。

  交往不久后,陈诺提出要带世欢在一款理财平台上进行投资,美其名曰是在为两人未来的购房做婚姻建设。平台的规则很简单,充钱操作买大小、单双,类似一般的博彩平台。世欢不是没有警觉过,她还指责对方是骗子,结果对方顿时恼羞成怒,并以分手相威胁。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几番言语下来,世欢有些心软了,便在陈诺推荐的理财平台上充值了4000港元。结果充值当天就盈利了,世欢成功提现了700港元的收益。

  为了让世欢更加信服,陈诺试图将这种投资行为科学化:他谎称自己的一位研究经济学的舅舅,发现了平台的盈利规律,而他本人有着计算机专业的背景。以此渲染出一种可靠的、科学验证的投资模式。

  情感作祟,世欢相信了这番说辞,并在对方劝说下开展了多次投资,从10万元,到98万元,金额步步走高。

  但在这笔大额资金投进去的当天,世欢出现了大额亏损,30分钟内,账户的金额消失了一半,以致于世欢有些走火入魔,焦虑之下,她幻想着能通过再投资挽回当前的损失。这正中了骗子的下怀,往后行情更是一直没有好过,频频借贷,屡次亏损。世欢表示,自己过去是个从不愿向朋友开口借钱的人,已经为了这场赌博游戏尊严扫地。

  最后一笔80万的转账,世欢按照对方的要求,在半小时内连续转了16笔,每次金额均为5万元。对方还谎称自己电话卡丢失,要求世欢删除和他的聊天记录,以免被陌生人看到对其实施诈骗。这些步骤结束后,陈诺就消失了,世欢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她选择报警,但因为缺少聊天记录作为支撑,导致立案时难以定性为网络诈骗案。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如今,世欢不得不承认自己因为情感上的弱点被骗子趁虚而入,背负了巨额债务后,世欢自己对社会彻底失去信心,“有的人就是肮脏的”,杀猪盘只是揭开了她面对人性丑陋的冰山一角,“我把我的经历发到网上,还有人对我实施二次诈骗,谎称付一笔钱能帮我追回赃款。还有一种来问我要不要做色情主播,说这个来钱快,真是太可恶了。”

  12月初,因一位博主在网络上分享自己被杀猪盘的经历,社交软件杀猪盘这一话题迅速登上热搜,大量的受害者经历让外界对这一类事件感到震惊。

  在杀猪盘中痛失277万的白羽也告诉AI财经社,上当受骗后,他组织了受害者联盟,并给大家拉了微信群,群中80%以上都是女性。骗子通常会采取虚拟定位,定位到受害者家附近,营造出一种天然的信任感。同时骗子会不断用甜言蜜语攻陷对方,旁敲侧击地评估受害人贷款能力,以确保能够榨光受害人身上全部的油水。

  一位办理过多起网恋诈骗案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被骗的受害人身上往往有一共性——贪。他们不能清晰地评估自己在婚恋市场上的吸引力,有的或许自身条件已足够优秀,认为自己配得上骗子营造出来的无瑕形象。

  “现实生活中的有些人太不堪了,”一位女性受害者大倒单身女性的苦水,“要么是各种条件不够好,要么就是钢铁直男,相处起来特别窒息,对方完全不懂你要什么。而条件符合心意的,人家又看不上你,他们想找年轻漂亮的女性。现在男的花心的也很多,各种海王(形容暧昧对象人数众多)。我们要求也没有多高,只是想找一个和自己年龄、经济条件相当,能够互相关怀的男性。但连这点要求在一个现实社会中都很难达到。”

  孤独是门生意

  “网恋靠谱吗”“网恋奔现失败失踪怎样的体验”,在问答社区知乎上,#网恋# 话题已经高达297,746个讨论。网络是否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恋爱方式?以虚拟身份进行社交是否真的比面对面社交更触及灵魂?

  没有人能笃定地给出答案。

  毋庸置疑的是,我们身处在一个即时通讯技术空前发达的时代。据Quest 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即时通讯以59亿小时时长位于网民用户总使用时长第二位,仅次于短视频。

  在由腾讯牢牢占据的熟人社交赛道之外,陌陌、积目、Soul等社交软件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持续攻城略地。作为陌生人社交领域最成功的产品,陌陌在2014年就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其背后的投资方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曾直言,对陌生人交友市场无比看好,陌陌的上市也让经纬创投实现了24倍的回报。

  从某种层面看,社交赛道无终局。以至于最近一两年间,仍旧有不少创投机构持续跟进社交类项目。甚至是已经牢牢把控住社交流量的腾讯,其内部也时有社交类新产品诞生。今年4月至12月期间,百度也曾先后上线四款主打不同功能的社交类产品。在巨头的土壤上,每年光试试的社交产品就已经数不胜数,多闪APP、飞聊APP和绿洲APP都是这一范畴下的代表。

  在众多投资人眼中,社交+是一门性感的生意,或者说是资本价值极高的生意。2019年10月底,映客以8500万美元收购了主打陌生人社交的积目APP,这一交易金额曾让业内哗然。

  繁荣的社交生态背后,跨越空间的APP网恋下,没人知道跟你聊天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11月8日,清华大学毕业生、奇葩说选手杨奇函在社交平台爆料自己遭遇了网恋诈骗。起初女方在杨奇函直播过程中一直频繁刷礼物,引起了他的注意,对方表示仰慕他的才华和幽默,两人在一起后,女方趁杨奇函睡着偷偷转走100多万元。

  由此可见,因为网恋上当受骗的案例中,高智商、高学历、高收入也不能幸免于难,上文中无论是李阳还是世欢,在世俗意义上都已经达到了相对优秀的水平。

  复盘被骗的原因,一位受害者提到,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软肋,骗子正是抓住了人心的弱点,针对不同人出具不同剧本。有的团队甚至有专门的“心理学专家”负责辅导人员提高骗术。
 


 

  (图片为网传厚达80多页的《杀猪秘笈》)

  当骗子开始层出不穷,社交平台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监管责任?北京市高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前检察官李斌律师告诉AI财经社,现阶段平台对用户资料审核还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国内推行实名制,只是核验手机号和身份证,但对于婚姻交友类网站而言,用户是否单身、是否具备婚恋的基本条件,其实是没有办法审核的,也给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

  另有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用户使用安全是社交类产品的一道红线,因此每家社交类公司都会配备相应的安全部门,只是规模不同”。目前,社交类产品主要分为以微信、QQ为代表的即时通讯类产品;以陌陌、Keep、Soul为代表的垂类产品;以及以知乎、豆瓣为代表的社区类产品。“这些和社交相关的平台原则上对于用户使用安全应该十分重视,从技术和人工干预的角度加大平台责任”。

  骗子一来想方设法绕过平台监管,二来则是广撒网,也就不可避免总有人中招。李斌律师认为,当前最为可行的方法,是要用户自身提高警惕,对交往对方的真实身份进行核实,不可尽信对方的社交媒体身份。“虚拟身份的塑造成本很低,比如前一段曝光的名媛群,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光鲜亮丽是很容易打造的,用户自身要有一定的核实能力,不然下次再编出一套‘皇帝的新衣’,你又轻信了。”

  此外,网恋诈骗案当中取证是个大难题。李斌律师提示,如果交往过程中涉及大额钱款交往的,一定要留个心眼,要注意查明对方要钱、借钱的理由是否真实,并尽量对钱款交付过程留有证据,比如银行转账记录中备注钱款用途,或者双方写下借条、借款协议等书面凭证。

  据AI财经社采访调研发现,大部分受害人追款过程遥遥无期,网络上时有传闻受害者因不堪压力想要选择结束生命。他们不敢跟周围人倾诉自己的遭遇,担心被缺乏共情的的人冷嘲热讽,也因此变得畏而却步。

  “我现在见到那些骗子也无力再举报了。”存款被席卷一空后,一位受害者如此说。他恨极了这些吃人血馒头的骗子,同时也为无人伸出援手而倍感孤独。“每天微博私信里都有好多受害者说撑不下去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希望大家都提高警惕。”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阳、苏茜、世欢、陈诺均为化名,仉泽翔对本文亦有贡献。)

  你觉得网恋靠谱吗?

  来源:AI财经社文:徐曼菲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武汉市的蒋先生在2018年购买了绿地置业开发 [更多]

社畜半年,取缔一切消费,恭喜你攒到了一平 [更多]

像复胜小学一样的教学点在通化县不仅一所, [更多]

今年,餐饮老板每天都处在冬天里,而且这次 [更多]

能看出这个年轻女孩面对这一切的惊恐和犹疑 [更多]

12月1日,农业农村部就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据农业农村部消息,近年来,休闲农业和乡村 [更多]

道县是一片洒满英烈鲜血的红色热土,这里是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