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企业,年轻人应该拼命挣钱吗?

加班并不是“围城”中人的第一关切,最困扰他们的是对工作意义的追问、对自我实现的追求和对发展出路的探索。

一条微博轰掉270亿?武汉抗疫医生艾芬杠上湖南首富

一边是抗疫英雄、弱势患者,一边是湖南首富、高利润企业家,艾芬和陈邦的对峙,由此展开。

安徽太和骗保实地调查:利用五保户贫困户优惠政策的骗保生态圈

安徽是贫困县聚集的大省,在这个2018年才摘掉贫困县帽子的皖北地区,不到半天时间,车里就装满了十几位“车接车送、减免费用”去县城看病的五保户和贫困户。

“带血”的租金贷,被反复“收割”的年轻人

年轻人实在太难了!如果聚焦近十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史,或许你会发现,20-30岁的年轻人群体,正是一个被反复“收割”的群体。年轻人为何如此备受青睐?

困在蛋壳里的人

2020年12月3日,年轻的蛋壳租户自杀后,与蛋壳合作的金融机构微众银行,针对租金贷租户提出了解决方案。但纠纷还在持续,蛋壳影响的,也不仅仅是年轻人。

4万名村干部被清除,中国式“村霸治村”背后

“村霸”是对农村一些流氓黑恶势力的通俗叫法。长时间以来,“村霸”通过贿选、恐吓等手段,摇身一变成为村官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些存在于基层的村干部,背后却藏匿着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有的村支书攫取利益高达5.8亿元;有的村支书当着民警面欲将他人活埋……

千亿打赏揭秘:你的快感被精心算计

打赏正逐渐成为很多人的狂欢,而这种狂欢背后,引发了一系列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未成年人偷偷花费数万元打赏心仪主播,公务人员为打赏主播挪用资金数百万等等。

广州“药神”案当事人被判刑:“好心救人怎么就犯罪了?”

王铂生的遭遇,堪称广州版的“我不是药神”案,但他觉得自己要比电影主人公“程勇”更干净,他联系抗癌药品的目的不是牟利,而是同为病患家属向更多同病相怜的家庭伸出援手。与电影剧情相同的是,他因国外药厂“维权”而受到牵连,他联系的真药也曾一度被认定为“假药”。

张玉环案背后两个被杀孩子的家庭:生活窘迫

三个家庭,两代人的命运,都被27年前的惨案改写。如今,张玉环被无罪释放,等来了久违的公道,但对于受害者两家人而言,一直到今天,这场惨案所延续的伤痛还在继续。

儿童抑郁症:被忽视的痛苦

在中国,成人抑郁症经过近些年的普及,逐渐走进公众的视野,但未成年人特别是年龄较小儿童可能受精神情绪问题的困扰,需要专科医生的诊断、治疗和心理干预,对于许多成人来说都还是盲区。

超7亿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如何缩小贫富差距促进内循环?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仅是经济结构调整的主要举措,还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环节

借新债还旧债,高速公路其实没有免费的底气

高速公路网络的债务不断积累是因为身上背着三座大山:建一条新高速公路的成本越来越大,西部地区的高速公路投资越来越多,铁路对公路的分流。

被留守“复刻”的童年

1993年出生的刘月,成长经历暗合了上世纪90年代城乡流动的大势,孩童时代父亲外出打工,母亲一人陪伴在身边。如今,刘月已长大成人,她的女儿田野正在重复她儿时的留守生活。

回扣10万起步:西门子、飞利浦、GE医疗行贿细节曝光

药品领域的不当空间已经被越压越小,但在医院采购量很大的医疗设备上,现有的监管措施却很难渗透。

2岁男童被抱走后的45小时:嫌犯打算以十万元价格将其卖掉

最近几天,何良都不敢出门,“因为他是我大哥,怕人家在背后说我。”不仅何良,就连家中已经外嫁的姐姐最近都不敢见人了,“我们家里都蒙羞啊,我们整个村都跟着蒙羞啊!”

职工医保门诊费用拟纳入报销,报销比例50%起步

8月26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要针对包括在职职工和退休人员在内的全体职工医保参保人员,建立完善普通门诊医疗费用共济保障机制,支付比例为50%起步,并适当向退休人员倾斜。

中国式超级医院:黑洞、抽水机和最大乡镇卫生院

从政策制定者,监管部门,到医改专家,再到媒体舆论,看起来都在拥护“强基层”、“分级诊疗”,这两个词也是近10年来医改领域最时髦的词汇,但大医院们还是抓住了每次危机与改革的时间窗口,瓜分了大部分的政策红利,抽干了基层的医疗资源。

失踪女子被丈夫杀害分尸,如何筛查亲密关系中的危险信号?

同居11年,抛尸化粪池,还面不改色地接受采访,这得多大的仇。

三峡三问

随着汛期来临,长江上中下游都出现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此时此刻,我国最大的水利工程——长江三峡工程,再次成为全社会的关注焦点。三峡大坝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

独山县400亿负债背后之问:欠发达县域该如何发展

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独山县人口36万,年财政收入不过10亿元,但却欠下了400亿元债务。作为一个贫困县,要杀出重围,扭转经济社会发展落后的不利局面,需要如何发展呢?

死亡率高达56%,青少年溺水事件频发,我们能做些什么?

近日,在重庆、广州接连发生两起儿童安全事故,造成10名儿童身亡。溺水事故高发季,如何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还有哪些安全隐患需要提高警惕?儿童安全教育又该如何落实?

失业的年轻人

因没法及时赶回北京,阿喆3 月份被公司辞退。失业 2 个月,他始终瞒着亲人。母亲发来家里小猫的视频,说:“猫瘦了,又不吃东西了。”他总是等到很晚才回复,装出一副还在上班的忙碌样。

起底至道学宫“白云先生”的“文章”生意经

姚玉祥曾是南京一家期货公司的业务经理,创立至道学宫后,从个人发表文章,到开始公司化运作,至道学宫积累了大批粉丝,也获得了不少经济收益;随着其生意版图不断扩大,姚玉祥曾试图发展线下活动,创办“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体系。

走近“打拐妈妈”李静芝:儿子是她找回的第30个孩子

在寻子这片看不见尽头的海洋中,失子的家长们像溺水的人,孩子就是救生圈。抓住救生圈上岸的人是幸运的,但更多的人还在水中挣扎着。

婴儿趴睡训练身亡,培训机构“芝士小馄饨”设话术诱人签单

4月16日,一名新手妈妈购买婴儿睡眠课程后,按照机构指导让自己3个月大的女婴训练“趴睡”,孩子母亲通过房间外监控看到孩子挣扎哭闹,曾在课程群里反映,群友表示老师建议不干预。大约1小时后,这名妈妈发现孩子流鼻血、嘴唇变紫、没有呼吸。

沉默是许多孩子唯一懂得的“性教育”,却无法让他们避免再被伤害

从我开始意识到我不可能是唯一受过性侵的人之后,我仿佛拥有了某种特殊视角,渐渐发现光我的身边,就有5个被严重性侵过的孩子,几乎可以构成一个样本齐全的受害者生态群了。那些我以为跟我一样毫无异状的朋友中,在童年时代受过伤害的比比皆是。

“拆二代”频遭围猎:犯罪团伙找准因拆迁暴富目标,引诱赌博

以杜勇为首的犯罪团伙,从一开始就盯准了像孙志东这样的“拆二代”。他们通过到拆迁小区游荡打听、熟人介绍等方式,找准因拆迁暴富的目标,引诱他们参与赌博,一步步诱使他们慢慢进入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中。

西昌牺牲的扑火队员:全年工作六个月,一半是火场,一半是生计

西昌森林火灾中遇险的宁南防火队于去年成立,由村子的民兵队“转化”而来。这不是份高薪酬的工作,且每年只在火灾高发期工作6个月。为了维持生计,很多队员都有着自己的“事业”,脱下防火服,他们修摩托车,卖豆腐干,开农家乐,开羊肉粉店……

移动支付越来越便捷、越来越智能,但你有没 [更多]

可以说公考的难度并不亚于任何一家公司的应 [更多]

眼下,我国首批新冠疫苗开始在多地对重点人 [更多]

像复胜小学一样的教学点在通化县不仅一所, [更多]

今年,餐饮老板每天都处在冬天里,而且这次 [更多]

能看出这个年轻女孩面对这一切的惊恐和犹疑 [更多]

要补齐农村消费短板弱项,完善农村流通体系 [更多]

12月1日,农业农村部就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据农业农村部消息,近年来,休闲农业和乡村 [更多]

法规 - 图片 - 健康养生 - 风情- 娱乐- 民企风采 - 历史 - 公益救助 - 杂谈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