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父母逼婚的17岁少女:不后悔举报,后悔说太多

或许很久之后,张某依仍会回想起那个勇敢无比的上午。2020年6月1日,17岁的张某依借口出门逛街,骑上电动车,从家径直去了4公里外的云潭镇政府。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但她的人生轨迹却因此发生了改变。

“老年版李子柒”:什么网红不网红的,我就是个木匠

一辈子和木头打交道,阿木爷爷最了解的就是树,他觉得,人和树一样,扎扎实实、立立挺挺地往上长就行了,身上的伤,身外的名,日子久了总要被覆盖,变成年轮,变成时间的痕迹,“没什么大不了的”。

“中科院近百人离职”的事前事中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知乎用户在网络社区评论称“工作是溜须拍马,杂务缠身,还要陪吴老板打排球,但是真正在科研上却一点助力没有,反而被所里各种刁难。”澎湃新闻了解到,这并非个例。

漂在横店,蜉蝣人生

漂在横店的外地人,没几个没当过群演的,在群演这层底色之上才是各副面孔。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努力成为虾米、小鱼、大鱼,但更多人,始终是横店这一池水中的蜉蝣生命。

空姐迷失在2020:月收入1000元、停飞后去兼职、商务舱比经济舱拥挤

今年整个航空行业遭遇新冠“黑天鹅”,航班数量骤减、甚至暂停,部分中小型航空公司、机票代理公司都受到严重影响。他们之中有收入下滑到每月1000元、见到湖北籍乘客就紧张万分的空姐、停薪留职的空少、还有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上班的机票代理商、以及国际机场地面值机人员。

讲述五线城市青年的千元生活

过了1点,实在找不到出口,林启退出游戏战队,关闭了电脑。往后一个翻身,倒在床上,睡了。

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他们在扫码的时代徘徊

城市运转的规律,按着年轻人的标准描画,指向快速、效率、便捷,严丝合缝。而还有一个人群,因为不会用智能手机,他们在这个快速运转的城市里感到无所适从。

厂妹14年,所拼到的生活

疫情平缓后,偶尔漫步在公司下的小树林,想想,不知不觉中我也在这度过了我的青春岁月,从一个一线员工到办公室主管,见证了这家日资企业从鼎盛到日渐衰落的过程。有的人相处成了朋友,有的人分开后就再没有联系过。

被网贷奴役的后浪们:享受物质消费带来的快感却债台高筑

我接触了越来越多的贷款平台,到手的金额越来越高,拆掉的快递越来越多。我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化妆品,很快就和周围生活最阔绰的女生们成为了朋友,过上了令旁人艳羡的光鲜亮丽的生活。

肾脏移植黑暗交易:买肾人花55万,卖肾人只得4.5万

离开疗养民房的晚上,李瑞被归还了手机、再次戴上眼罩,一辆私家车将他送到了邢台汽车站附近。在旅馆借宿一晚后,他从邢台乘大巴至济南,又转卧铺大巴返回宜宾。大巴开了20多个小时,一路颠簸,李瑞尚未痊愈的伤口渗出血水,身下的褥子都被洇湿了。

“不可能打工”当事人周立齐出狱之后:网红公司争相与其签约

4月18日,36岁的周立齐第四次获释出狱。此前,他因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等表述被网友追捧,而出狱后,几十家网红公司尾随而至,意欲与其签约。周立齐表示,他目前没有当网红的想法,他更想开超市,搞种植,做梦都想成家。

从莫斯科到绥芬河的亲历者:像“怪物”一样的26小时

随着本月7日绥芬河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纸“小区封闭管理”通知,这座位于中俄边境的小城俨然成为国内对抗新冠病毒的“主战场”。绥芬河面临的风险主要来源于自俄罗斯通过陆路口岸归国的中国人。

中国有八千多万残疾人,但我在街上总也见不到他们

一提到“盲人”就想到“按摩”,但盲人真的比普通人更适合做按摩吗?盲人是不是只能做按摩?如果不想学按摩,那他们还可以选择做什么?事实上,他们的选择非常有限。

代际转移背后,一个农村家庭三代人的艰辛

寒门子弟要想改变命运,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整个家庭还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我爸爸没有成功,我们也仅仅只是跨出了一步。

感染、丧母、志愿者

前几天,病友群里有一句话,给我看哭了——“我们都是故事里的人。”我就一直在想,原来做故事里的人是这么痛苦的,祝自己以后都不要有故事了,平淡才是最好的。

疫情不再告急,农民工却在告急

暂且按照2018年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721元来算,这5200万未返乡的农民工,所造成的收入损失合计将近2000亿元。这2000亿元无论对于国家财政收入来说,还是平摊到每个农民工身上,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新冠肺炎激素使用之争:有非典前车之鉴,该不该再用?

有专家表示,此类药物对新冠肺炎治疗弊大于利,希望一线医生“要克制使用糖皮质激素的欲望”。但也有不少专家认为,此类药物“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应该在严格限定的条件下酌情使用。

(深度)口罩紧缺背后的问号

惶恐的人们,急需一只口罩将病毒挡在身外,这是身体的防护需要,更是内心寻求安全的需要。直到今天,口罩供应问题虽然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一罩难求的现象仍在很多地方存在。

无声的战“疫”:武汉城内的聋哑人

在武汉,登记在册的听障人士有1.3万人。对这个群体而言,听力的阻隔带来不少困难,他们资讯获取滞后,对疫情的反应比正常人慢,防护物资也告急,甚至求援都成难题。武汉市聋协2月11日的统计中,在汉聋哑人已有7例确诊,9例疑似,另有2例病逝。

武汉街头的义务送药人

疫情之下,对于有购药需求的居家隔离人员和隔离点患者来说,买药变得困难,在网上紧急求助的帖子数以万计。不少武汉市民自发加入到为患者免费送药的行动中。 吴悠和他的朋友们就在其中。截至2月13日,他们已经为500多户求助者送去药品和防护物资。

疫情阴影下,无名之辈闪闪发光

点火、踩离合、挂档、松手刹、给油……货车启动之后,那群无名之辈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亡命徒。他们身上背负太多的人命,有自己的,有家人的,有同事的,还有湖北那成千上万的医生与患者的。

鄂M卡车的归乡之路

“说实在的,我那段时间最大的奢望什么都不是,是能找个地方让我停下来,睡那么一会儿,我就满足了!”

全球最富的2153人财富超过46亿人总和,贫富差距是怎么诞生的

在我生活这个国际化的社区里,什么人都有,什么车都有,什么店都有。同样是吃一顿饭,消费习惯相差非常大,消费水平也相差非常大。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社区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中国的贫富差距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西宁道路塌陷事故,揭开城市“地下伤疤”

“中国第一批市政管道于1979年后集中埋入地下,随着地下基础设施的老化和市政设施建设项目增多,道路塌陷事故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梁建章:不应担心贫寒家庭多生

实际上,中国普通家庭孩子的平均智商,勤劳程度都处于全球前列,中国家庭少生不仅是中国的损失,也是全世界的损失。而且,中国农村地区的生育意愿都已远低于西方国家,贫寒家庭多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权健事件”一周年:转战微商,“神药”仍在售

在权健的网络会员系统被封、“会销”被叫停后,传统拉人头、入会员、拿提成的传销模式有所收敛,权健疯狂扩张的保健品“帝国”,正退回微商销售模式。

大病筹款信任危机:“恶性”商业竞争与无力自救的患者

信任危机爆发后,对急需钱的病患家庭,个人筹款已经成了一种不抱希望的希望。

聊聊我在华为的20年

拾好行李,从杜塞尔多夫机场乘机回国,突然间想起我来公司已经20年了。想起当年我去华为报道,一晃我在华为公司就已经20年了。真是应了小时候作文经常写的那句话:光阴似箭

构建国内大循环,至少从中短期来看,房地产 [更多]

不论是体制内作家,还是竞争激烈的市场化作 [更多]

只要到期还清,不逾期,即便报送,也不会影 [更多]

或许很久之后,张某依仍会回想起那个勇敢无 [更多]

一辈子和木头打交道,阿木爷爷最了解的就是 [更多]

有知乎用户在网络社区评论称“工作是溜须拍 [更多]

天津自2018年启动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 [更多]

“粮食安全的根基是‘能力安全’,藏粮于地 [更多]

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全国乡村产业发 [更多]

法规 - 图片 - 健康养生 - 风情- 娱乐- 民企风采 - 历史 - 公益救助 - 杂谈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