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导语:习近平同志从历史的维度出发,论证了坚持植根于人民,坚持群众路线,树立群众观点,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重要性。习近平总结了政党执政的规律和政权兴亡的重要规律,认识到人心向背最终决定着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权的前途和命运。习近平认为密切联系群众,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中国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视野
湖南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牵出多名官员落马
时间:2018-03-04 17:25:09  作者: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非法拘禁、故意伤害……以湖南长沙为据点的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可说是无恶不作。多年来,这个以文烈宏为首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黑恶毒瘤为何能得到肆意生长?文烈宏团伙到底有多黑、有多恶?谁是他们背后的保护伞?随着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成员的纷纷落网,这些疑问正一一浮出水面。

2017年11月16日至18日,湖南日报新媒体平台《新湖南》以一组《正义不会缺席——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覆灭记》三篇文章披露了文烈宏黑恶犯罪集团被捣毁的部分事实。“一个以文烈宏为首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黑恶毒瘤正在肆意生长。赌博诈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可说是无恶不作”。


曾经在坊间的传闻,已被逐步坐实。记者发现,至少有4名落马官员都与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有关。

 

 

穷途末路

 

 

640q.webp.jpg

文烈宏,1969年12月出生。因在家中排行老三,小时就被唤作“文三伢子”。而在该犯罪团伙中,只有少数几个“兄弟”能叫他“三哥”,而一般的马仔都因为辈分太低,只能叫他“文三爷”。这些年来,在长沙,凡是放高利贷者、地下赌场、土石方工地及地下出警队等圈子,只要一听到“文三爷”三个字,无不胆怯三分。

 

64a0.webp.jpg

文烈宏在其老家———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的豪华别墅


“出入乘坐百万豪车,生活挥金如土,在澳门、新加坡赌场一掷千金,动辄喊打喊杀,视他人生命如草芥……这些往常只能在国外和香港影视剧中才能看到的黑帮大佬形象,在文烈宏及其犯罪团伙身上上演了现实版。”有媒体这样描述。

  

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一片田地和山林前有个特别显眼的大院子,里面栽种着不同的绿化植被,里面名贵苗木不少。院门前也铺上了大理石,而在一条马路之隔的地方,还修建了一个亭台水榭的院子,虽处乡村,但是这个农庄的暴发户“土豪”味十足。

  

这个宅院的主人就是文烈宏。宅院占地超过30亩,文烈宏买下了这块超大“宅基地”。大约是10来年前开始建设,七八年前才有人入住。但是,他的父母亲并没有住进来。

  

2017年2月底,春节刚过,村民中间就传文烈宏被警方带走。此后,这座院子大多数时候是紧闭大铁门,加上不时出现的警车和警察,使得这里尤其显得压抑。

  

实际上,2017年春节,周边村民便从文家燃放的烟花不像往年那么多而嗅出了些什么——往年文家过年的烟花绝对是用大车拖,而这次只是拖了一小皮卡车,“象征性地放了点”。

  

当地村民一直有传言文烈宏在外黑白两道都有人,养着很多小弟。文烈宏一直在外“搞大路”,但具体做什么生意,却又没有几个人能说得上来。这次,估计是“犯了大事”。

  

“对危害群众的黑恶势力,决不手软、坚决铲除!”这是湖南省委的态度。

  

2017年2月28日早上8时许,从情妇家出来的文烈宏刚到公司就被守候多时的警察擒获。这场由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长沙、常德警方组织的抓捕行动异常顺利。

  

几乎在同时,文烈宏的马仔舒某、佘某、龚某等人被一网打尽。

  

其实早在数日前,警方就在文烈宏望城的老家、情妇居住的小区,其公司办公楼、聚众赌博点等等文烈宏过去经常出没的地方,布下了天罗地网。

  

同年4月8日,文烈宏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批准逮捕;6月21日,对文烈宏、佘某、舒某、龚某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立案侦查……

  

期间,长沙、常德等地公安机关分别出击,将与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勾连密切的长沙“地下出警队”、常德地下团伙一网打尽。

  

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文烈宏所涉一系列案件陆续浮出水面。初步统计,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以上,其中在境外已经追缴的赃款就达4000多万元现金;团伙涉案人员和因文烈宏案延伸拓展被公安机关抓捕的其他相关人员已达300多人。

  

然而,到了2017年7月24日,湖南省公安厅发布的一则悬赏公告震惊了舆论圈:湖南常德警方正在侦办的“8·19”专案犯罪嫌疑人文烈宏于7月24日早晨6时许脱逃,并于当日7时40分左右从太子庙高速公路出口处步行进入汉寿县境内。警方悬赏,对直接抓获文烈宏者奖励10万元人民币。

  

在湖南省公安厅的直接指挥下,2017年7月26日,文烈宏在8时15分许在娄底冷水江被抓获。后经证实,文烈宏是以2000万元的“许诺”买通看守所一协警帮助他脱逃的。


 

“朋友圈”

 

 

640.webp (1).jpg

文烈宏


就在文烈宏落网后数日,2017年3月1日,湖南省纪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湖南省综治办主任(正厅级)周符波因涉嫌重大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而周符波在春节前两天,刚从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岗位上转任综治办主任。

  

可以确认的是,周符波就是涉嫌文烈宏涉黑犯罪案件的官员之一,用当地媒体的评价来说——周符波“用自己实实在在的腐败行动,从一名‘猎手’蜕变成了‘猎物’。严重程度刷新人们的认知”。

  

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祖籍湖南祁东的周符波原名“江平元”,当年作为一名高考移民,顶替外省一名考生名额,改现名参加高考。后来担任某位省领导秘书,一路顺风顺水走上仕途。其先后担任过邵阳县委书记、邵阳市副市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据接近湖南省纪委专案组的人士介绍,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就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当上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乖乖地成了文烈红的黑恶势力保护伞。2015年,长沙市公安局准备调查文烈宏涉嫌非法经营案,周符波没作任何了解,就打电话给市局领导,要求作撤案处理。

  

2017年3月23日,原长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湘涛被湖南省纪委“双规”,这天恰好是长沙市委的“廉政警示日”,张湘涛给该市党员干部上了一堂生动的警示课。经证实,这位被查出年均收受红包礼金上百万元、拥有1.6亿元钱财和23套房产的厅官,历任望城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望城县委副书记、县长,望城县委书记,长沙市人民政府副市长。2006年9月担任长沙市委常委后,还先后担任副市长、市委秘书长、市委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等职,直至落马。

  

至少两方独立信源指向,张湘涛和周符波一样都是文烈宏圈子里的人。简单的脉络就是,文烈宏最初在望城县放高利贷时,傍上了时任望城县委书记张湘涛这棵大树——张湘涛不仅给文烈宏介绍过客户,也有点钱放在文烈宏处吃高息。未经确认的消息称,张湘涛的非法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通过文烈红等人放高利贷之非法获利。

  

彼时,尚在邵阳任职的周符波也在不断扩大和巩固自己在长沙的“朋友圈”。作为原某省领导的秘书,周符波一直在盘算着如何早日调回长沙。在其担任邵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之后,这种欲望更加强烈。

  

一到周末,或者到长沙开会,周符波都会跟长沙圈中朋友聚会。聚会无非两个议题,一是想方设法升官,一个是豪赌。这个圈子,表面上看是张湘涛的圈子,实际上就是文烈宏的圈子。

  

只要稍加注意周符波和张湘涛简历的人就会发现,两人均是湖南祁东县人。

  

周符波在邵阳工作时,便多方谋求通过非法手段升迁,在北京跑官期间,居然被几个江湖骗子诓骗数百万元。据称,该巨款也是来源于文烈宏等人。

  

除了张湘涛和周符波,2017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的湖南省纪委原副书记李政科(正厅级)也是湖南祁东县人,李政科从2011年11月至2016年11月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2016年11月,任湖南省纪委正厅级干部。有线源指证,李政科也是涉文烈宏案的厅官之一。

  

有了张湘涛、周符波及李政科等人的庇护,文烈宏更加嚣张。


 

三次砍杀“老朋友”

 

 


早在2015年前后,湖南某民营经济学院创始人、董事长,原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张某,被文烈宏高利贷逼迫和三次追杀后的“泣血控诉帖”充斥网络。该帖称,文烈宏黑恶集团在湖南搞垮的企业不下10家,张某自己的企业只是其中之一。张仅借了不到3个亿的本金,却总共付了不低于18亿元的高利贷。为了逼迫张某填补这个无底洞,文烈宏雇凶连续追杀张某。

  

资料显示,2015年2月2日晚7时许,长沙某国际酒店。豪华的酒店大堂挂起了红红的灯笼,迎接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张某当晚正在该酒店与朋友聚餐。他下楼到大堂接一位客人,此时一名男子正拿着砍刀悄悄向他走来。顿时,一阵嘈杂的砍杀声打破了现场的宁静,地上的斑斑血迹和空气中的血腥味将年味完全吞没。指使人砍杀他的,正是其多年的“好哥们”“好朋友”文烈宏。而这已是短短三个月时间内,文烈宏第三次对张某下狠手。

  

随着文烈宏团伙的覆灭,张某的遭遇也逐步被官方证实。

  

张某跟文烈宏两人的“梁子”结下来其实很简单。早在本世纪初,张某和文烈宏就已熟识。张某在长沙不仅涉足教育,还有房地产,产业做得很大,但其也沾染上了赌博恶习。

  

对于文烈宏这样的“苍蝇”来说,自然不会放过张老板这只“开裂的蛋”。两人迅疾成为“好哥们”“铁牌友”,又从牌友变成了项目合作伙伴。从2010年到2015年短短几年间,无论是赌博也好、房产开发也罢,张某先后在文烈宏手里累计借取了近3亿元高利贷,连本带息还了18亿多元。但按照文烈宏的计算方式,张某仍欠他本金4亿多元。

  

文烈宏的规矩是,逾期高额罚息、只准还息不准还本、强抵房产……张某也就成了文烈宏的提款机。2014年5月,被逼无奈的张某央求文烈宏放条生路不成,幡然悔悟后,便向有关方面实名控告文烈宏的违法犯罪行为。

  

张某给有关部门的控告信,居然回到了文烈宏手中。文烈宏恐事态闹大,在经人点拨和警告后,最终与张某达成了和解,并签订了新的债务协议。但是,他哪能咽下这口恶气,遂开始盘算着给张某点颜色看看。

  

“姓张的既不还我的钱,竟然还写信举报我们是黑社会!”越想越气的文烈宏叫来马仔佘某,要求佘某“找个靠得住的人,把张某的手脚砍断,只要不搞出人命来就行了。”

  

文烈宏不仅承诺了100万元的“工作”经费,还表示事成之后将自己项目上的土方工程全部交由佘某负责。佘某满口“接单”。2014年的12月的一天,张某、佘某约好在湘江世纪星源酒店见面。张某在停车场停好车刚下来,突然遭遇四五人手持刀、棒殴打、刺杀,幸有张的司机和停车场保安相救,只造成轻微的脑震荡。

  

这正是佘某安排干的。但是文烈宏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呵斥佘某:“姓张的人没事,还在走路,你搞得好就搞,搞不好就把钱退回来!”

  

为了“不退包”,一个月后,佘某再次指使手下跟踪张某至长沙市芙蓉中路运达喜来登酒店。在酒店门口,一名男子突然冲上来,用尖刀刺向张,好在当时有人用身体和公文包阻挡了一下,仅将张的衣服捅穿,流了不少血——如不是有人及时相助,张说自己就会被杀死。

  

这一次,还是没让文烈宏满意,因为张某只是见了血,手和脚还是好好的。

  

文烈宏再次痛骂佘某,便出现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在这次砍杀过程中,凶手被现场群众成功制服。不久,佘某也被公安机关抓获。

  

就在张某被砍伤住院期间,文烈宏还以朋友的身份前往医院“探望”,看看马仔们这次砍到位了没。据称,心狠手辣的文烈宏对此结果还不满意,甚至还想着“补刀”,叫人去医院“再砍一次”,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为了报复张某的“举报”,视财如命的文烈宏也算是下了血本,光现金就给了佘某780万元。他也希望以此封口,让佘某千万别把自己吐出来。


 

“文三爷”何以坐大成势

 

 


不仅仅是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间,文烈宏安排马仔对张某先后三次实施砍杀,企图砍断其手和脚。多年来,文烈宏犯罪集团已是恶行累累。

  

如,2009年6月,文烈宏马仔舒某将某企业老板非法拘禁并进行侮辱,逼取高利贷赌债,后来该老板服农药自杀;2011年9月,文烈宏与他人密谋串通,以每亩108万元的底价,将长沙望城区丁字镇500多亩土地使用权拍走,给国家造成4亿多元的经济损失……

  依靠手下的这支打手队伍,文烈宏以血路开财路,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资本也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1997年,还是一个小包工头的文烈宏染上了赌博恶习。常常“出老千”“杀猪”赢钱,曾经有一次,文烈宏因诈赌与同村村民发生争执后,纠集人将对方头部暴打,致其严重受伤,还落下后遗症。两年后,该村民不堪头痛的折磨,最终服毒自杀身亡。死者家属竟然不敢找文烈宏要一分钱医药费,更没有报警。自此后,文烈宏凭着这样狠、毒的恶名声,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当地桥驿镇也因文常年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变得乌烟瘴气,当地百姓迫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

  

据媒体介绍,在文烈宏望城的别墅、在运达喜来登酒店等地方都有其固定的赌博窝点。这些窝点都是由其控制。一位曾经经常出入文烈宏场子的老板介绍,无论是麻将、扳砣子还是扑克牌跑得快,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文烈宏坐赢不输。“很多人都搞不清其中秘密,自己也是上当者之一”。

  

为了确保赢,文烈宏专门网罗了一批技术人员,配备了专门作弊的针孔摄像机以及耳塞,有“技术人员”在后台观察另外三家牌面——尽管来打牌的都是自己的“老朋友”,但是文烈宏却仍然将“朋友”们“当猪杀”没商量。

  

通过出老千和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文烈宏有时一场牌下来,便可赢得上百万甚至数千万元。

  

除了通过出千、“杀猪”敛财,文烈宏还通过牌局抽水、放高利贷非法获利。

  

长沙赌博“圈子里”文烈宏是名声赫赫的“现金王”。在他开设的赌场内,所有参赌人员均无需携带现金,由其提供筹码,从中按5%抽头渔利。牌局结束,赢者直接拿筹码换取现金,输钱者只需要给他打借条,5到7天内不计利息,逾期则以高利计息。文烈宏的这类赌场一般开设在长沙市内几家高档酒店内。

  

随着赌博“生意”越做越大,文烈宏还以其外甥的名义专门成立了望城石湖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从娄底、怀化等湖南省各地招揽一批马仔成立了“地下出警队”专门收账。

  

2008年起,文烈宏一方面在境内开设赌场,还经常到澳门赌场“看台底”(即除了在赌场台面上的赌博金额外,还在台底再约定另外的赌博金额),通过“洗码”赚佣金,在香港洗钱,赴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赌场豪赌……

  

2012年的一天,文烈宏为了“奖励”众手下和回馈众“赌友”,花了500多万元,领着一众牌友和马仔包专机抵达新加坡豪赌。由于“手气”不佳,这趟新加坡之旅,文烈宏个人就输了一个多亿。

  

文烈宏的狠毒,不仅是对外人,就是至亲也概莫能外。他的妻子因不堪忍受其常年家暴,曾服毒自杀未遂;他与自己的老母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一拳将母亲的门牙打掉了3颗。

  

发迹后的文烈宏尽管自己住别墅、开豪车,但早已心寒的父母宁愿在家务农、拾荒度日,也不愿搬进别墅与他共同生活。

  

据《新湖南》报道,经过近20年的邪恶生长,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已形成严密的组织结构、稳定的成员队伍、约定的帮规戒约、雄厚的经济实力,成为一个危害巨大的典型涉黑组织。

  

从组织上看,该组织人数众多,组织者明确,骨干成员固定,呈金字塔结构。文烈宏处于核心地位,对其他组织成员及组织获取的经济利益具有绝对支配权。舒某、佘某、龚某等人为骨干成员。易某、刘某等人为一般成员。此外,文烈宏还在外围雇请长沙“地下出警队”、常德等地的地下团队,替自己实施相关犯罪活动。

  

在组织内部,只有舒某、佘某、龚某等少数几名骨干成员,可称文烈宏为“三哥”,其他成员只能称其为“老板”“文三爷”,以体现尊卑有别。严惩叛徒、论功行赏、单线联系、食宿全包……通过一系列帮规戒约,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逐步坐大成势。

  

从经济上看,该组织通过放高利贷、赌博诈赌、非法拘禁、强迫交易、串通投标等犯罪活动疯狂敛财,并将非法所得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维系组织的生存、发展。

  

从手段上看,该组织成员在作案过程中心狠手辣,导致多人死伤。通过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暴力打杀在社会上形成威慑。同时,文烈宏还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伞”,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


(来源:民主与法制社)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图说天下
推荐资讯
民生呼声
民生微博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论坛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 长沙民生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Copyright©2008-2012 www.Mszxs.Com 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139号


本站法律顾问:黄岑钢(湖南湘声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联系邮箱:hgz@mszsx.com 本站QQ群:431952328

责任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总编值班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网站管理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