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第一民生网站!           
 
导语:习近平同志从历史的维度出发,论证了坚持植根于人民,坚持群众路线,树立群众观点,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重要性。习近平总结了政党执政的规律和政权兴亡的重要规律,认识到人心向背最终决定着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权的前途和命运。习近平认为密切联系群众,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中国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视野
无限极从业者揭无限极黑幕
时间:2019-01-18 15:58:38  作者:邱 慧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 大学毕业那年,王莹想成为一名专职反“无限极”的人,但碍于和父母的情分,想法一再搁浅。  她的父母加入无限极至今十余年,从“新人”,到现在至少
 大学毕业那年,王莹想成为一名专职反“无限极”的人,但碍于和父母的情分,想法一再搁浅。

  她的父母加入无限极至今十余年,从“新人”,到现在至少是“业务主任”以上的级别。

人业务图(受访者提供)

  无限极官网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是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旗下成员,成立于1992年,总部位于中国广州,从事中草药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

  据界面新闻报道称,2018中国直销公司排名中,无限极超过安利,销售额达249亿,因此被冠以“直销巨头”的名号。

  1月16日,有媒体曝出,一位患有““幽门螺旋菌感染”的三岁女童在大量服用无限极产品后出现了出现头发枯黄、眼睛浑浊等症状,经医院检查该女童被诊断为心肌损害,家属拒绝60万和解。

  看到报道后,王莹觉得或许“无限极”这次有希望被调查清楚。“正义来得太晚了,”她说。

  1月17日,无限极向媒体发布《情况说明》,称此次事件是涉事经销商违反了《经销商协议》条款,之后将会依规处理。

  王莹不认同这个处理经销商的说法,“我爸妈和我大姨还有我三叔,在给人推销的时候,都在不同程度地进行夸大和虚假宣传,公司不可能不知道直销员的种种卑劣行径。事发了推给经销商,对经销商不公平,对受害者不负责。”王莹说,如果只是一个经销商出现这种问题,那可以推给经销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绝大多数经销商都存在这种问题,并不是个案。

  2007年,王莹的父母在亲戚的介绍下开始使用无限极产品。从净化器、净水器,到宣传可以增强免疫力或治疗痛风的保健品。

  一年后,两人正式加入无限极。

  “产品当然是在卖的,但是拉人头才是正事。”王莹告诉8号楼,母亲赵霞曾不止一次地想要自己也跟他们一起加入无限极。

  这家公司在官网上介绍自己是大型港资企业,旗下雇员超过4700名。目前已在中国内地设立30家分公司、30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 7000 家专卖店。

  体量之下,父母“拉人头”的主要工作内容让王莹觉得,这种模式就是传销,跟权健本质是一样的。

  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1月初因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其公司实控人束昱辉等16人被逮捕。

  扳倒权健保健帝国的,正是一份保健品致幼童死亡的控告。去年12月,“丁香医生”发布的长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文中提到,4岁患癌女童在父亲的选择下,放弃了医院的治疗,改为服用权健的保健品,最终病情恶化离世。

  王莹把关于权健的报道给父母看,得到的回复是,“他们(权健)就该被查,无限极是正规公司,所以才没被查。”

  她向8号楼提供了一份父母所在的无限极群内聊天记录显示,“权健”被立案侦查后的第10天,无限极分公司一名员工在群内询问,是否有相关部门到无限极专卖店或工作室检查。

  聊天截图上,整齐划一的一列回复:“收到,没人来检查。”

  王莹的父母虽然已在无限极十余年,还是够不上开专卖店的级别。只有被评定为业务经理级别的人才能开有编号的授权专卖店,没有授权编号的只能开工作室。

  在无限极,如果要升职级或者是保住现有职级需要囤一定量的货品。

  2015年1月1日,他们在六盘水开了一间40平米大小的工作室,以方便沟通“下线”。

  父亲为工作室新人画了一份“业务图”。

  图中显示,自己消费或者销售2000元的“无限极”产品,再“推荐”两个人,两个人分别自用400元产品并销售2000元产品,完成相应指标后,可以成为经销商。图中显示,新人职级分为经销商、见习主任、业务主任和高级主任。

  这份严密的晋级图,仍然没能吸引王莹加入无限极。今年她面临研究生毕业,父母仍希望她能够把无限极作为工作的首选。

  “他们瞧不上任何职业”。王莹觉得很难过,和父母在无限极的事情上,“根本说不通”。

  更多的时候,她会在一个名为“无限极受害家属群”和大家一起抒发情绪。群内200多名成员,大多是家人在参与“无限极”活动的。

  群主赵毅(化名)为父母做无限极的事情感到气愤,在报警无用后,赵毅愈发地觉得,“无限极的后台太硬了,根本拿它没办法。” 2017年,他决定建个qq群,跟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发发牢骚。”

  “权健”事件在qq群里传开了,“权健”实际控制人束昱辉被刑拘,赵毅在群里发言:“扳倒无限极有了一些可能。”

  2008年,赵毅的父母在朋友的介绍下加入了“无限极”。

  54岁的父母,从40岁开始加入无限极,现在专职参与无限极活动。从事活动的十年里,赵毅留存了一些父母购买产品的小票,他估算至少有两百万。

  按照晋升职级的规则,每个人都需要购买产品,“下家找上家拿30万货或40万货,再找下家卖出。”产品越积越多,父母干脆在辽宁营口租了个房子,用来堆放。

  赵毅说,父亲原来是做房地产企业的,还有一个600平的饭店。“自从听完无限极的课,他们总觉得原先的传统生意没有出路,整天说要开豪车住别墅。”

  2015年,赵毅曾在一间屋子里看到十多个人“又哭又跳,一直在用豪车房子洗脑。”他告诉8号楼,“上线”一般会以改变命运的说辞来“诱惑下线”,“小妈(赵毅的后妈)跟别人说她月入几十万,其实根本不存在。”

  为了筹集货款,父亲卖掉了原来的公司、房子和车,还借了高利贷,办了多张信用卡。

  因为父亲还不上钱款,黑社会来威胁过,银行也下过起诉书,“我们刚替他还完了30万,他拿着姑妈的身份证又办了张信用卡刷了钱。”赵毅记得,父亲最落魄的时候没钱吃饭,“找我们要,不给就出去借。”

  大多情况下,父子的争执点都是“无限极”。他们的联系已经越来越少。权健传销门事件后,赵毅想把报道发给父亲看,但父亲始终没接过他电话。

  “我再打试试,把权健这事儿跟他说说。”赵毅说。

  他记得劝说父亲放弃“无限极”的“事业”时,“他说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新浪财经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图说天下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博客 - 网站工作人员查询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 长沙民生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Copyright©2008-2012 www.Mszxs.Com 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139号


本站法律顾问:黄岑钢(湖南湘声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联系邮箱:hgz@mszsx.com 本站QQ群:431952328

责任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总编值班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网站管理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