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体制内做临时工,是一种什么体验?

编辑:
2020-10-27 08:43:37

  大江又喝多了,他抚着凸起的肚子仰头灌了一口啤酒说:“兄弟姐妹们,之前我们对体制太向往了,其实等你走出来就会发现,外面更能发挥你的能力,心有多大路就有多宽广。”

  -1-

  2011年,我成为一名国企部门宣传部的职工。我走进挂着“宣传部”牌子的走廊,脚步是轻盈的,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兴奋。

  刚成立的宣传部由12个80后、90后聚在一起,像极了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学历和身高一样参差不齐。李部长给我们致了欢迎词,希望我们干出名堂来,将来提干、入编一样都不会少,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说实话,能入编给了我惊喜和无限的梦想,我可着劲地鼓掌啊!因为我意外发现,自己距离体制这么近,第一次,我对事业编有了向往。

  我和老公都是从农村里出来的,现在我进了国字头的单位工作,全家人持续兴奋。以节省为持家理念的婆婆炒菜都多放了点儿肉丝。

  我们12个人被分成融媒体和杂志社两组记者,然后分头被各自的主编带走。坐在略显拥挤的格子间里,杂志社齐主编再次给大江、陆铃、乔小川、霏霏和我开了个小会。他说,杂志是内刊,不公开发行,一个月出版一期。我们5个不仅要采访,还要负责杂志的编审和排版校对等一切事宜,工作量可谓不小。我除了采编和排版校对,还要每礼拜对市级以上媒体刊登至少两篇报道。

  从这一刻起,我成了一个没有记者证的记者。

  崭新的工作、崭新的环境,我们忙碌而满足。带着录音笔去一线采访,然后写稿、编稿一条龙操作下来,看到自己的名字散发着墨香,我心里无比的舒畅。

  眨眼一个月就过去了,整个部门除了我们杂志社和融媒体的同事都开工资了,而我们仿佛被遗忘了一样。大江沉不住气,他建了一个qq群,我们在里面群情激奋地讨论着为什么不给我们开工资?这对我们的不公平。然后大江鼓起勇气,带着我们去找了齐主编。齐主编推着鼻梁上的近视镜,说:“其实我只负责工作上的事,你们的工资涉及到好多部门和很多事儿,建议你们找李部长问一下。”

  刚进单位,为了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谁都不好意思去找李部长,面包早晚会有的,牛奶早晚会有的。我们互相安慰了几句,按下了性子,依旧按时上班、努力工作。

  又一个月过去了,工资的事除了我们这些人好像并没有人关注过。大江首先顶不住了,他是从一个500强企业辞了工作过来的,说自己拉家带口的再不开工资都要揭不开锅了。他是作为人才引进来的公司,单位答应他给事业编制,但是到现在除了档案被要走便再无下文。

  大江感觉被骗了。

  其实大多临时工对编制有一种执念,认为这个比工资的事更重要。况且他们几个当时也都是本着转成事业编的目的来的,现在这种情况就像是寄人篱下一样难受。“现在逢编必考,哪里有转编制这一说啊?我们就是被忽悠了!”大江这一灵魂拷问,正好问到了大家的痛点上,让存有侥幸心理的我们坐不住了。

  大家决定一块儿去找李部长问个究竟。
 


 

  -2-

  李部长皱着眉头看着我们说:“同志们,你们只管好好工作,作为我个人来说肯定不会亏了你们,但是我们这种单位,你们的工资和保险要向上级申请,要和财政对接,好多事情都需要一个过程,至于岗位编制,人事部门正在向上级申请,应该很快就有了结果。”大江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李部长,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大江似乎又有了希望。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8个月了,既没有允诺的五险一金,也没有工资,更不用提编制了。我们在工作上便有所怠慢,完不成任务李部长语重心长地和我们谈话,让我们不要盯着眼前的利益,要看长远,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但是他说的面包和牛奶犹如梦幻泡影般,可望而不可即。而且,临时工就是多干活,地位的话,大家都懂的。

  大江开始骂自己瞎了狗眼,扔了500强工作跑过来,现在混得就差要饭了。由于大江有情绪,工作屡屡出错,这让齐主编和李部长对他逐渐有了看法。大江满不在乎地说:“给我编制啊,给我工资啊,给我五险一金啊,都有了我保证让外宣工作月月全市第一!”

  家里虽然不指着我的工资养家,但是动辄大半年不开工资,我也动摇了,想跟着大江去要钱。老公劝我再等等,说不定就在明天一切都解决了呢。

  那天,为了写一个高科技发展的稿子,大江去研发部门对接。人小姑娘岁数不大,但是打太极的功夫极强。绕来绕去就是不给资料。大江一气之下冲她嚷:“我是在为你们部门做宣传,你们还拿捏起来了,这稿子我不做了,领导追究你来负责。”小姑娘一下子就急了:“说话忒难听了吧,我又不是领导,给了你资料万一出问题你负责啊?”大江扭头就出去了,却听见小姑娘在背后不屑地说:“装什么呢,不就是个临时工吗?”气得他回到办公室倒了半天气儿。他把手里的A4纸“啪”甩在桌子上恨恨地说:“老子不干了!”’

  有半个月的时间,大江迟到早退,齐主编对他毫无办法。那天,大江在办公室宣布,自己盘了个店面加盟了特色小吃,这工作他干够了。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去找李部长递辞职信了。

  临近年底,我们已经工作了整整一年,人事部门终于给了我们说法,由于所有编制冻结,编制既进不来也出不去。我们要是想要编制那就等着吧。但是如果不要编制可以给我们办成聘用,待遇参照事业编。至于工资还要等一等才行。

  待遇能解决,我们稍稍安心,编制遥不可及。要说之前还有一个成为事业编的梦,现在的我们坐实了临时工,心里很是愤愤不平。

  大江终究还是辞职了。

  -3-

  大江的小吃店开业在即,他很需要钱。我们几个开始给他几千几千地凑钱,终于,那天晚上,他把我们几个请到还没开张的小吃店里,炒了两个小菜,提溜出一嘟噜啤酒说:“兄弟姐妹们,不能再跟着你们做编制梦了,我拖家带口的实在是坚持不住,老哥先撤了!”

  那晚,大江喝的酩酊大醉,他说自己已经成了前同事眼里的笑话,我们唏嘘不已。大江把手伸进嘴里打了个口哨,他大笑着骂了句:“去个鬼的编制,我要当老板发大财了!”我们都哈哈大笑。

  2012年春节前夕,工资依旧没有申请下来。春节放假的前一天,霏霏打了辞职报告,她爸爸给她找了一个考公务员的辅导班,年后她要学习一段时间然后报考省考。听说,融媒体那边也走了两个记者和一个后期制作的同事。

  年后一上班,我们和融媒体的同事联合起来找到李部长,要集体辞职。李部长很焦急,部门刚刚成立起来一年,在领导那里还是很叫好的,李部长在年会上收到了集团领导的表扬,如果我们都辞职了部门必定瘫痪,他也没办法交差。他焦头烂额地安抚我们再等一个礼拜,容他协调。

  那几天,李部长的电话一直打个不停,他不停地在各部门之间奔波,嘴上起了一溜水泡。漫长的一个礼拜过去了,他把我们召集到他办公室里,看了我们一圈后说:“之前的工资,会计正在造表,一次性补发,从3月份开始逐月正常发工资。”李部长目前的能力,他已经尽力了。

  又有两个同事辞职,她们家里不缺钱也不缺工作,来这里就是冲着事业编制的。既然编制没有了,临时工实在不是她们的目标,干脆走了。剩下我们这几个喜欢这份工作,贪恋这份稳定,留了下来。

  工作了一年半以后,终于我们的工资开下来了,然后五险一金也补缴上了。但是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我们成为了临时工的事实。
 


 

  -4-

  2015年,企业一场烟头引起的火灾惊动了全省。由于我们赶过去的方向正好顺着风,绕了一大圈赶到后,市里的记者已经把信息报送到了省里。因为我们报道不及时,被集团领导通报批评,幸亏我及时推出了两个救火英雄的典型,被评为省级“好人”,领导才息怒了。

  2016年,乔小川出事了。他去采访的时候没有关电脑,纪委来暗访的时候打开他的电脑查看他网页的浏览历史,发现有游戏页面便拍照录影登记走了。

  乔小川是我们部门公认的“老黄牛”,肯吃苦、下工夫,好多对上报道的典型出自他手。他的家境不太好,为了进单位,家里到处筹钱,尽管最后成了临时工他也一直兢兢业业,干活从不偷懒耍滑。他对游戏啊淘宝啊是一窍不通,那些网页估计是自己弹出来后被他误点开的。但是我们有句经典名言“不打勤快不打懒,专门打你不长眼”。乔小川这次也是倒霉。

  乔小川被通报后,单位为了给社会一个交代,辞退了他。他临走的时候,眼神里那种留恋和心痛让我们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心酸。我们自嘲,这就是传说中的临时工吧,一出事就被辞退那种。

  2018年3月份,集团领导班子大换班,李部长调走了。我们明白,参照事业编这种待遇也岌岌可危。终于,领导为了我们部门这部分人的待遇专门开了改革会,说要帮我忙申请聘用岗位,如果申请不成就只能按正常的劳务派遣待遇走。那么我们将除了四险,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两千块钱。

  这时候我的心态已经平和,本来一开始编制对我来说就是奢望。我不纠结了,一边工作一边找自己的出路。我的同学劝我,以我的文字水平到那家企业写个材料,工资待遇比在这里当临时工强太多。

  这时候,杂志社这边只剩下了我和陆铃,陆铃怀上二胎,她说先不考虑找其他工作,等肚子里这个上了幼儿园再说。我则顺应新媒体的潮流申请了自己的公众号,开始每天更新情感文,朋友看了都说还不错。

  5个月时间,我的公众号吸引了近2万粉丝关注。随着粉丝的不断增加,我的收入也不断增加。等领导通知我下个月按照劳务派遣开工资的时候,我的个人公众号已经收入不菲,远远超过工资,我毅然辞职了。

  2019年春节,大江、乔小川、陆铃、霏霏和我聚在大江的店里。大江的店面已经扩大了一倍,他和妻子一人经营着一个店面,真的成了殷实的老板。我们不禁感慨,上帝关了你的门,死神也会可怜你为你开一扇窗户。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大江又喝多了,他抚着凸起的肚子仰头灌了一口啤酒说:“兄弟姐妹们,之前我们对体制太向往了,其实等你走出来就会发现,外面更能发挥你的能力,心有多大路就有多宽广。”

  霏霏考上了公务员,在邻县质监局里工作几年后升了副科级,她处的对象是那个县副县长家的公子,来年五一就要结婚。我们一起举杯祝福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霏霏很公事公办地一一感谢我们。

  乔小川在一家私企做宣传工作,由于他的踏实,已经提拔成了部门经理,收入很不错,而且他老婆也跟着他到那家企业里在车间工作,两口子按揭了一套大房子,生活水平节节提高。

  陆铃还在单位上班,原来的齐主编已经离休,没想到她坐到了主任位置,虽然工资不高,但是手下管着好几个临时工,也不累,而且还能照顾孩子,挺知足的。

  至此,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进得了体制内。但是,都各自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活成自己该有的样子。

  来源:我们是有故事的人头条号 作者:伍月,青年作者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到40岁左右,皮肤会开 [更多]

到了退休年龄养老保险没缴够15年怎么办?个人 [更多]

一线医护人员等高风险人群将优先接种;定价 [更多]

大江又喝多了,他抚着凸起的肚子仰头灌了一 [更多]

一周以来,围绕他的争议和疑团并未因此消散 [更多]

据农业农村部消息,近年来,休闲农业和乡村 [更多]

道县是一片洒满英烈鲜血的红色热土,这里是 [更多]

天津自2018年启动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