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店盘点:2020,我的餐厅就这样倒闭了

编辑:
2020-12-16 12:24:33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中国大概有十几次散发疫情反弹,餐饮人如今最害怕的是疫情再次卷土重来,一朝回到“解放”前。

  秋冬季节是疫情高发期,近期上海、成都、黑龙江等地出现小规模疫情爆发,这让原本刚缓过一口气勉强存活的餐企,又雪上加霜一回。

  今年,餐饮老板每天都处在冬天里,而且这次的冬天异常的寒冷。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开始至4月15日,我国共新增餐饮类相关企业35.9万家,吊销&注销相关企业3.2万家。去年同期,全国餐饮企业一共新增了50.5万家,吊销或注销了19.5万家。

  虽说每年餐厅关店和倒闭,本就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但是在今年上半年,疫情为原本正常的“新陈代谢”按下了加速键。

  这些选择关店的品牌,有的是老字号餐饮,有的是深耕餐饮多年的连锁品牌,有的曾是风头强劲的餐饮品牌,还有的曾是红极一时网红餐饮。

  他们或是悄然关店,或是断臂求生,再或是苟延残喘的活着。

  今年能活下来的餐企,实属不易,但那些倒闭的餐厅,也不能将矛头直指疫情,它们的倒下其实早有伏笔,疫情只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1

  2020,餐企关店数量庞大

  距离2020年结束仅剩十几天,很多餐饮门店经营脚步停止在今年。

  今年餐饮企业选择关店,不外乎是这三种情况:

  一是倒在疫情被迫停业的当下;

  二是好不容易撑过疫情,却无力支撑后续经营最终选择关店;

  三是选择关店断臂求生,以求回血续命。

  感慨之余,笔者依据公开数据整理出今年倒下的一批餐饮门店,为各位来盘点盘点今年这些餐饮品牌关闭的情况,并看看倒下背后潜在的死因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今年餐饮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这份名单上有些是苦心经营20多年的老店,有些是网红店或是米其林餐厅,还有些是知名连锁品牌,而这些只是关店餐饮品牌中的冰山一角,背后还有很多默默停止营业的餐饮门店。

  谁曾想到当初挽起袖子干餐饮,最终换来却是“旺铺招租”的叹息。

  与此同时,一些百货、商业综合体因经营不善,也在今年宣布结束营业。昔日曾是城市的热闹之地,如今变成烂尾楼,辉煌不再。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商业体停业、空置率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不少人将品牌、商业体倒下的原因归结于疫情突发,难道真的是因为疫情么?

  其实不然,正常的餐饮行业淘汰率已经超过七成,接近八成。也就是说,餐饮创业里真正能在竞争激烈的行业里生存下来只有20%左右,而接近80%都会在一年之内败退,而这些餐厅都是自然死亡。

  所以说这些餐饮品牌并非完全因为疫情的缘故,只是疫情加速了餐饮门店的轰然倒下。

  2

  老牌烘焙:创新乏力,关店大撤退

  最近笔者路过上海多个地铁站,发现多家宜芝多已经关门停业,透过橱窗往里看,原本售卖的面包都已不见,门店也被打扫的异常干净,好似关店最后的仪式感。

  其实宜芝多关店的讨论已经维持数月,据媒体报道,从7月份开始,宜芝多被曝关店数量多达70多家,开设在地铁站等人流密集场所的门店早就消失了一半。
 


 

  图片来源:网络

  除上海城市外,从2019年开始,宜芝多在无锡、苏州等地门店早就接连关店。目前据大众点评显示,无锡、苏州门店已全数关闭。

  宜芝多针对关店情况给出的官方回答是:地铁店合同到期。但真实原因或是在于疫情,导致收入锐减造成的资金链紧张。

  就连宜芝多创始人、总经理蔡秉融都说:疫情对宜芝多营收打击惨重,尤其是疫情最为严重的2至4月,地铁人流量惨淡,基本没有营收。5月逐步复工以来,地铁人流已恢复到原先的七成,但消费力仍因“人们都戴口罩,匆匆忙忙过门不入”而不振。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烘焙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除了宜芝多外,上海老牌面包房马哥孛罗面包房也在8月16日宣布关掉上海的最后一家门店,谁又能想到,它的门店曾经在上海街头遍地开花。

  与此同时,克莉丝汀、可颂坊等老牌面包店也在加速关店,克莉丝汀高峰时期有将近千店,如今只剩下将近400家门店。此外,上海老字号的新侨面包房在上海的门店数也已所剩无几。

  传统烘焙品牌频频关店真是因为疫情么?

  事实上,传统面包店的关店潮从2014年就开始,除了不断上涨的经营成本外,流量也在被加速分食。

  星巴克、瑞幸、喜茶、奈雪的茶等新式茶饮、咖啡品牌大力布局烘焙业务,包括便利店烘焙食品的发展趋势,都在一步步夺去传统面包房的生意。

  除此之外,创新乏力也是这些老牌烘焙品牌的致命伤,类似互联网思维的幸福西饼,现烤新式烘焙品牌的崛起,让这些采用预包装的老牌面包房与当下的消费需求脱轨。

  传统老牌面包房品牌的节节败退,新式烘焙品牌的日子也不好过。

  曾被业内称为“烘焙O2O第一股”的知名网红蛋糕品牌贝思客门店全部关闭,这个曾花2000多万请唐嫣代言的烘焙品牌,如今被曝跑路,创始人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图片来源:网络

  曾经烘焙界的“初代网红”的原麦山丘,近期也被曝关店,关闭门店多数在北京。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品牌在南京、武汉等多地就已经在陆续关店。

  今年因疫情更是加快原麦山丘的门店收缩速度,如今品牌高管变动,主厨离职,昔日风光早已不再。

  3

  老字号餐饮:模式固化,陆续关店

  猝不及防,2月份以来,多家老字号餐厅在不同程度地关停门店。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老字号餐饮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60岁的许留山由于欠租遭债主逼清盘,香港地区个别门店停业关店。事实上,拖欠租金只是许留山经营困境的冰山一角,这并不是第一次大规模关店。

  据投资界报道,在企查查上搜索“许留山餐饮”,发现共有注册200多家企业,但近150家都处于注销状态。

  许留山纵横甜品界多年,疫情之下明显是心里有力而力不足。

  44岁的翠华餐厅香港中环威灵顿街的旗舰店关闭,股票市值直接蒸发77亿港元。

  在竞争激烈的餐饮行业里,人们可选择的餐厅太多,再加上香港文化热情褪去,翠华逐渐失去优势。

  虽说翠华为自救做了一些列变革,比如更换掌舵人,开设新品牌,但效果甚微。

  珍宝海鲜舫、美心、美而廉均是港式餐饮老品牌,关店原因多是因香港局势变动,再就是餐饮竞争环境的变化,但老牌模式固化不变,根本不适应消费趋势,只好退出市场。

  15岁的渔民新村曾是广州“餐饮航母”东江集团旗下的三大主力品牌之一,主打高端海鲜生意。随着公款吃喝消费被抑制,高端海鲜酒楼模式也不再吃香。

  今年因为疫情冲击,渔民新村(临江店)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陷入经营困难,只好选择关店。

  这些品牌虽说创立时间很长,长期扎根经营,拥有相对稳定的忠实顾客和品牌声誉。

  但是跟不上时代变化与消费趋势,商业模式固化、品牌形象老化、产品迭代慢,使得餐饮老牌逐渐掉队。

  4

  日韩料理:资金压力,营收受阻

  疫情之下,日韩料理也是受影响最大的业态之一。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日韩料理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自二月份开始,上海ins风网红PokeLab日韩料理、小山日式料理成都远洋太古里店、定位为“新派日料”的Zen Tsuki膳月割烹料理,在内地经营16年的日本大众居酒屋连锁品牌“和民”等日料品牌相继关店。

  其中和民居酒屋曾是关注度最高的日本大众居酒屋,2005年正式进入内地,高峰期时内地门店达到42家,如今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内地市场。

  北京将太无二旗下,主打鳗鱼饭的日料连锁鳗鳗的爱今年也陷入欠款风波,北京多店关闭。除此之外,鳗步、大腕鳗等不少创立时间早、门店数量多的“老品牌”日料店也被曝出大量关店或发展不顺。

  疫情期间,除了人流锐减等原因冲击堂食客流,造成很大的损失以外,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里发现切割三文鱼的案板中存在新冠病毒,让大多数以三文鱼刺身等生食为主打菜品的日料店受到巨大冲击,只能纷纷下架相关生食产品。

  虽然后期事件态势缓解,但日料品牌依旧不受待见,这也导致不少日料品牌餐厅不得选择关店,或转型成日式烤肉店、日式快餐店以求生存。

  因为遭受疫情的打击,缩减消费预期成为趋势,而日料品类居高不下的人均也是导致他们接连关店的原因之一。

  除了日料品牌相继关店外,韩料品类餐厅门店近段时间也开始出现相继关店的情况。

  据红餐网报道,广州号称“韩餐一条街”的白云区远景路,大批韩料餐厅关闭停业,或店铺转让。

  这一条不到千米的远景路,高峰期曾有将近100家韩料理餐厅,如今却仅剩30多家,数量锐减六成。

  其中包括宫火炉火、七甲山、疯狂烤翅、TOMNTOMS COFFEE等之前知名的韩餐品牌。

  大规模的韩餐品牌关店背后折射出韩式料理近几年发展的困境。其一是随着韩流文化影响力的减弱,韩式料理的关注度在持续下降。

  再者,韩式料理的产品单一,创新性不足,口味不够多元也是阻碍品类长青的致命因素。

  5

  咖啡品类:成本增加,竞争加剧

  最近,咖啡品牌关店的消息频出,前有漫咖啡被曝北京大约2/3的门店已关闭,后有英国咖啡巨头Costa宣布关闭中国10%的门店。

  更有早前大受资本追捧的连咖啡,官方宣布关闭全国线下门店,业务重心转至线上零售。

  除了知名连锁品牌面临困境,一些打着精品咖啡定位的品牌、网红店生存更加不易,正在悄无声息的停止营业。

  譬如上海Fiu Pump咖啡、卡啡那、陋室设计书吧等,他们都曾是上海风靡一时的网红咖啡店。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咖啡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早几年韩系咖啡在中国遭遇大挫,咖啡陪你、Zoo Coffee等韩系咖啡品牌纷纷陨落,退出中国市场。当时漫咖啡提出差异化概念,提倡快节奏里的“慢生活”的第四空间文化,躲过韩式咖啡的大规模倒闭潮。
 


 

  漫咖啡高峰期将近几百家门店,如今纷纷撤店图片来源:东方ic

  然而,它却没躲过疫情的冲击,北京门店接连关闭。原本时尚小资的门店,如今桌椅沙发陈旧像个旧货站,鲜少再有人光顾,就连创始人辛子相也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的席位。

  除此之外,英国咖啡巨头COSTA也开始加入关店阵营。目前,COSTA在中国多个城市的关店数量,约占到全国门店的10%左右。其中,青岛门店已全部关闭。

  COSTA官方回应大规模关店是为了优化经营不善的门店,把资源更好投放在优质门店上。这个曾经与星巴克贴身肉搏的咖啡品牌,如今被可口可乐收购后大力发展零售渠道。

  曾是资本市场宠儿的连咖啡,早期为星巴克、Costa等咖啡品牌提供外送业务,从而积累不少用户,后转型成自有品牌Coffee Box后,连续获得多轮融资,疯狂开始拓店。

  但随着瑞幸咖啡借助资本快速抢夺市场份额,连咖啡被步步紧逼,从此跌落神坛。

  如今它已彻底放弃线下门店经营,拼命融钱偿还供应商欠款、支付员工的遣散费用,同时又忙着切入新零售咖啡的赛道。

  在此之前,一度疯狂开店的瑞幸咖啡,因退市风波和疫情双重夹击,现在门店也开始收缩。

  据了解北京关闭将近80多家门店,但事实上,多地瑞幸门店都出现关店情况。疫情之后,疯狂开店的后果并不是哪家公司所能承受的。

  今年不仅知名咖啡品牌面临关店,一些小咖啡店生存更加不易,很多精品咖啡、网红小店在疫情当下扛不住经营压力直接选择关店。

  咖啡小店倒下主要是因为疫情人流锐减,但又不得不支付人员、租金、能源等各种经营成本。

  这些品牌本就像没有连锁品牌那样,拥有充沛的现金流,高昂的经营成本使它选择关店止损,疫情的突发加速它们倒下的速度。

  疫情下,线下咖啡店经营举步维艰,但疫情并非是致命诱因。事实上,这是市场大趋势所驱的正常优胜劣汰。

  这几年咖啡的品牌更加细分,零售品牌咖啡也在分割咖啡市场份额,无不在挑战着线下咖啡门店的经营。

  譬如,三顿半、时萃、永璞四起等零售咖啡新品牌强势抢夺咖啡市场,其中,三顿半更成为资本的新宠。据公开资料显示,一年半的时间里三顿半完成了四轮融资,最近一轮的融资额过亿。

  虽说咖啡市场依旧存在巨大潜力,也是足够大的市场,但传统的玩法不再适应当下,咖啡品牌的竞争也早已进入升维战争。

  6

  网红餐饮:没有持续盈利的能力

  今年倒下的网红餐饮门店不计其数,那些曾经吸引俊男靓女打卡的网红店已经垮得差不多了。

  除此之外,打着“舶来品”旗号的异国餐饮和米其林餐厅抵抗不住疫情的冲击,相继关闭结业。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网红店、异国料理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上海老牌牛排店莫尔顿海鲜牛排坊在今年年初黯然离场,品牌曾遍布全球,拥有不少忠实粉丝,因受疫情影响,难以维持日常经营而选择退场。

  同样在今年关门的还有新天地的VA BENE华万意意大利餐厅,这间餐厅已经在上海开了整整19年,这次也没能挺过疫情。

  据说投资千万的Dream Brewers Bar&Restaurant网红餐酒吧今年停下脚步,疫情期间正式宣布关店,曾耗资千万投资全部打了水漂。

  除了上诉的餐饮品牌以外,还有一些曾经风声水起的网红门店也在接连关闭,譬如上海的甜品Fiu Pump网红店今年也做出关店的决定;颜值爆表的巧克力勺的咖啡品牌Chocolate House今年三月份也宣布停业……

  诸如此类的网红品牌关店的情况,正在北上广深等各大城市陆续上演。

  除了疫情客流锐减的影响,无法支付高昂的成本外,也透露出消费者猎奇消费的好奇心被抑制;同时因为各种原因老百姓收入的缩减,导致消费观念发生改变,这些以高端消费为主的米其林餐厅、异国餐饮和网红餐厅,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7

  餐饮大哥:断臂求生,开店计划放缓

  今年整体大环境不好,就连餐饮圈的老大哥、大连锁也难逃疫情带来的冲击。
 


 

  依据公开数据整理,部分连锁品牌关店情况数据整理:漆点餐研社

  今年5月,九毛九官方公开宣布停止在北京、天津、武汉三大城市中运营九毛九餐厅,其中涉及北京6家、天津6家、武汉10家共22家门店。

  就连广州老牌茶楼的点都德也宣布关掉5家门店,及时止损,关店数量约占门店总数的10%,并且暂缓北上广深的开店计划。

  另外,广州知名粤菜品牌炳胜集团疫情之下,也做出关闭建六小炳胜、西村小炳胜两家老店的决定,并做出经营战略的调整。

  除此之外,还有台湾的一茶一坐。据大众点评显示,一茶一坐上海门店已全数关闭,北京两家门店已被新老板接手。

  十多年前,他曾是上海、杭州等地年轻人的小资圣地,在这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曾一度以“中式休闲连锁餐厅”的品牌定位带起市场热潮,并在资本助力下开出百余家门店。

  品牌开放加盟的过程中,创始人希望通过加盟费实现一夜暴富的黄粱一梦,便加快放加盟店的速度,导致企业无法掌控加盟商,控制菜品质量,最终品牌形象一落千丈。

  其实在大规模关店之前,一茶一坐的公司高层就频繁离职,原担任公司法人的林盛智、董事吴嘉林、马晓星以及监事曹斌纷纷退出了集团经营。

  曾经陪伴上海人13年的爱茜茜里这次也没能挺过疫情,这个原本曾有200多家线下门店的冰淇淋品牌,如今只剩1家门店苦苦维持,大概率这家店也会在不久之后关闭。

  上海的甜品店的竞争实在激烈了,作为昔日老牌网红冰淇淋,产品创新乏力,商业模式单一,根本无力抵挡疫情打来的巨大打击,无奈只能退出市场寻求新的出路。

  现在看来,新冠疫情是压倒一茶一坐、爱茜茜里这些老网红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说一茶一坐、爱茜茜里缩减与关店是为了渡过难关,是为了求生,那么九毛九、点都德、炳胜等连锁餐企则是断臂求生,为了求强与长久的发展。

  8

  餐饮的好时代已经到头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品牌关店和倒下,或多或少是因为旧疾未愈又添新病,而疫情只是行业洗牌的助推器。

  王兴曾感慨: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王兴的言论成为现实,2020年的疫情突发正好是转折的起点,未来餐饮行业发展将会发生巨大改变。

  今年这个特殊的年份,正式给爆发式增长的餐饮行业画上句号,往后的餐饮经营不会再这么简单,过去餐饮的玩法或许不再行得通。

  2020年之前,那些靠运气、靠讲故事,从而获得高曝光,就能拿到融资的时代已经过去,2020年以后的餐饮行业,将会进入精耕细作的时代,需要靠商业模式、产品形式、管理制度、品牌营销……多能力的驱动发展。

  通俗点说,以后干餐饮系统力(品牌力、产品力、组织力)不强,很难生存。

  为什么这些疫情会带来如此大的改变,为何2020年会是新的转折点?我们由外向内看,从市场大环境看到餐饮经营本身。

  01 市场大环境:双循环驱动

  企业的发展走向是跟着市场大环境走的,尤其是第三产业的餐饮行业,对市场环境的动荡极为敏感。

  首先咱们得理解国家提出“双循环”的发展格局,以及它和餐饮业的关系是什么?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针对“双循环”给出的解释是:所谓内循环就是依靠国内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循环实现经济增长;

  外循环就是依靠参与全球的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循环,实现国内的经济增长,同时也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新发展格局决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用圈内人的话来说,就是从“赚全世界的钱”向“赚自己人的钱”过渡。

  那与餐饮又有什么关系呢?

  经济学上常把投资、消费、出口比喻为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外循环的出口锐减以后,出口被抑制,三架马车就只剩消费、投资两架马车。

  据天眼查收集到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有46万家公司倒闭,包括运营执照被取消的,以及自我宣布停止营业的公司,还包括26000家从事出口的企业。

  数据背后能看到许多外贸公司倒在疫情当下,这也证明了外需市场被抑制,再加上当下国际局势动荡,出口限制持续多久仍然未知,所以必须重视国内的内需市场。

  内需则是指内部需求,即就是本国居民的消费需求,它是经济的主要动力,而投资只是辅助性的扩大内需,所以后期拉动国内经济的增长还得靠拉动消费活力。

  民以食为天,餐饮作为生活消费重要一个领域,定是有大机会的。

  但是,接下来的餐饮行业将会是机会与困难共生的,因为国际问题依旧会持续,外循环出口锐减的情况下,外贸行业遇冷,进而影响到外贸行业,以及数以万计从事外贸工作的老百姓。

  但被波及的不止是国内,新冠病毒将全球经济送入重症监护,2020年将会遭遇自1930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萎缩。

  短期内,国内经济问题不会扭转,贸易摩擦也不会平息,中国人的“危机意识”本身就强,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就会缩减消费。

  02 老百姓失业率攀升,也更爱存钱了

  所有人的消费都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消费能力也不如之前大喊消费升级那时冲动。

  为什么消费会被抑制,最本质的原因是大家收入开始受到影响。大家或是被降薪,或是被裁员,从而影响收入。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2%。这是有调查数据以来最高的失业率,而实际上的失业率要比官方给出数据更高。

  笔者有个今年刚大学毕业的远方亲戚,工作找了三个月,陆陆续续面试一些公司,但依旧找不到工作,最后只好按照父母的建议在家准备公考。

  失业率直线攀升,老百姓收入减少,那么对接下来经济、消费行为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且就连当下消费主力的90后也开始有危机意识,产生储蓄的意识。
 


 

  图片来源:支付宝《余额宝90后攒钱报告》

  据支付宝发布的《余额宝90后攒钱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90后人均攒钱金额比2019年增长近4成,平均不到4天要往余额宝存一笔钱。

  这对餐饮来说并非是利好消息,而且这种抑制消费心态,会使得消费者缩减外出餐饮等非必要消费。

  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最近带饭的同事越来越多,曾经买大牌化妆品不手软的小姑娘,也开始用起性价比的国货美妆。

  03 餐饮门槛提高,好时代已经到头

  最近上海、成都、内蒙古等地突发疫情,又把当地的餐饮品牌送进重症监护,年初刚挺过来,年底又挂了,预测明年春节消费大概率是起不来了。

  近日,某微博大V曾发起一个问答:你觉得疫情对过年有影响么?

  结果可以看到的是35.6万人选择“会”,庞大数据背后折射出大家对疫情恐慌之心依旧存在。

  在当下的经济大环境下,过去粗放的餐饮时代已经结束,以后餐馆老板将会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职业,进入餐饮行业的门槛也会提高。

  过去只要会颠勺、会讲故事就能把餐饮品牌做起来的时代将不复存在,如今不光得会做产品,还得懂品牌、懂营销,还能上山下地搞供应链,还得看得懂大数据背后的消费趋势......

  虽说今年倒下的餐厅数字庞大,但硬币的另一面是,资本在加快脚步抄底餐饮行业。
 


 

  今年获得融资的餐饮品牌图片来源:餐饮老板内参

  但是资本并非随随便便就投资一个餐饮品牌,从今年获得融资的品牌就能看出,资本更倾向有品牌实力,产品稳定,有扎实供应链,同时商业模式成熟的优秀品牌。

  除此之外,资本还看重标准化和规模化的程度,毕竟资本希望企业能够盈利快速收获回报。所以能够获得资本的青睐,品牌还得有扎实的内功。

  • 结语 •

  说到这里,本篇章曝光关店和倒下的餐饮品牌,只是疫情下“关店潮”的冰山一角,或许还有更多餐饮门店,在聚光灯之外悄悄关张。

  地狱般的2020年即将过去,现实很残忍,但要想保住企业的命,就该意识到转变和自救。

  2021年的开局,各位餐饮人准备好了吗?

  资料参考:

  1、连咖啡大撤退:线下咖啡店,不“香”了/铅笔道

  2、老牌面包店集体关店大撤退,千亿市场谁会是接棒者?/一鸣网

  3、广州韩餐一条街关店60%!韩国料理为何集体遇困?/红餐网

  4、一茶一坐大面积关店,高管辞职,法人变更,餐饮关店潮要来了吗?/餐饮新纪元

  5、这些餐厅倒了!疫情不该是背锅侠!/红餐网

  6、老字号、酒吧、日料、咖啡关店,但这只是冰山一角/CEO品牌观察

  7、多家知名餐厅撑不住关店,香港餐饮跌入“炼狱”/格隆汇财经热点

  来源 :漆点品牌咨询头条号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武汉市的蒋先生在2018年购买了绿地置业开发 [更多]

社畜半年,取缔一切消费,恭喜你攒到了一平 [更多]

像复胜小学一样的教学点在通化县不仅一所, [更多]

今年,餐饮老板每天都处在冬天里,而且这次 [更多]

能看出这个年轻女孩面对这一切的惊恐和犹疑 [更多]

12月1日,农业农村部就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更多]

据农业农村部消息,近年来,休闲农业和乡村 [更多]

道县是一片洒满英烈鲜血的红色热土,这里是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