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打黑工的日子:被拉入专骗有钱女性的“杀猪盘”,想逃跑被关猪圈

编辑:
2021-04-06 08:54:10

  “这里是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娇贵的小公主。”

  如果你喜欢刷短视频平台,回忆一下,你是否刷到过用做作而又油腻的男性声音读出的上面那句话?在网络小说中,缅甸北部似乎是一个充满冒险精神和机会的地方。但事实上,因为复杂的历史和政治原因,混乱、罪恶与暴力才是缅北的真实样貌。除了人尽皆知的“金三角”毒品问题外,近些年,随着国内对电信诈骗案件的查处力度逐渐加大,众多转移到缅北地区的诈骗集团成了此类犯罪的温床。
 


 

  图源:视觉中国

  从2020年至今,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警方查获的境外电信诈骗案件已有数十起,从宁夏到湖北再到福建,涉案地区波及中国绝大多数省份,而其中大部分的境外窝点都在缅甸。外交部和公安部近期也发布公告,提醒广大公民提高警惕,切勿轻信赴缅北地区的招工信息。最近,我们找到了一位去年曾赴缅北打黑工的年轻人,他为我们讲述了他在那里的经历和他的反思。

  以下为受访者口述:

  偷渡入缅我是广西柳州人,今年刚刚21岁,是去年三月被骗去缅甸北部佤邦地区打工的。当时我一个朋友跟我说他的邻居在那边做老板,每天玩一下手机就挣好几万。那会儿正好是疫情期间,我也没工作,就答应了。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上学喜欢去网吧,初二就辍学开始混社会。2018年时,我搞精雕的表叔让我去杭州找他,教我车床雕刻技术,我刚去几天就跑回家了,因为厂里打工的日子实在太枯燥。那个时候家里也很富裕,就一直只想着玩。到了2019年,家里投资失败,把钱赔光了,我才知道穷有多难受,开始想办法去打工挣钱。

  决定了去缅甸,那边的人就帮我们订机票。到昆明后有人来接,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坐着汽车南下到临沧边境。晚上,有一伙人带我们爬到山那边,然后坐一段摩托,过了边境线,又走一两个小时。到凌晨五点钟左右,天都亮了,就有缅甸那边专门组织偷渡的中国人来接。

  我们被接到了所谓的“公司”。到门口就看到几个当地人穿着军装拿着枪,我当时就觉得事情肯定没一开始说的那么简单。可这个时候想跑也跑不了了,人生地不熟的,只能进去。里面是一个大院子,有一栋三层高的楼,类似国内工地上的那种板房。四周没有墙,到处都有当地人端着枪,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保安”,在那里守着,不让你出来。我们住在那栋楼的三层,一楼二楼就是办公室。老板告诉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诈骗,以及该怎么诈骗。

  我当时就后悔了,可是他们又不让走,说要走就得赔两万元,至少要把来的路费赔给他们,或者做满三个月就不用赔钱。

  头一个星期的时候,老板还对我们特别好,手机也没有没收,因为他希望我们还能从国内联系人过来。大概一个星期以后,他看我们联系不到新的人过来,就开始收手机。在这之后,除非家里有事才能让我们打电话,而且是用一台旧手机,配的也是他们的手机卡。

  等慢慢熟悉了这个“基地”后,我发现这里有点像一个高中,周围有很多栋楼,里面有很多家“公司”,都是中国人过来搞诈骗的。相关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有食堂,有娱乐的地方,也都是中国人过来开的,吃喝嫖赌都能做,只不过消费都特别特别贵。那个基地里小卖部卖的矿泉水和泡面,价格都是国内的两倍,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不能出基地,只能去他们那里买东西。

  “杀猪盘”

  我们那个“公司”有五六百人,分为很多部门,每个部门底下的办公室又有不同的头管着不同的人。一楼负责的是视频裸聊。我们二楼按照地域分为六个办公室,其中福建人最多,有五六十人,占了一整个办公室,其次是贵州的。我们广西的也有一个办公室,有三十来个人。剩下的就是些零散的,比如湖南、湖北、四川等地的。

  我们部门的工作就是所谓的“杀猪盘”。具体流程是从刷快手和抖音开始,我们会从上面找两类人,一种是那些看起来比较有钱的阿姨,当然也会有年轻一点的,我们私下里会把她们叫做“猪;另一种就是那种粉丝不超过三千,不怎么出名,但是长得帅又有豪车的男性,我们后续会用他们的图片和信息来包装自己。

  当然快手只是我们找人的地方,我们会留下陌陌/探探号,加了之后会在陌陌和探探上“包装”自己,把自己伪装成高富帅,然后一个一个地跟那些找好的“猪”聊天。先打招呼,如果不回应,就换到下一个;如果回应了就接着聊,从做自我介绍到互相大概了解——当然主要还是了解她是否有钱。如果她告诉你她是在工厂打工的,那就换下一个。

  等取得了初步信任后就可以开始“撩骚”了。这其中当然有些技巧,一旦取得信任后,我们就会让她们帮忙,说我们这里有个投资/股票平台——当然那个平台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一般人看不出来——让她们帮忙操作一下。就这样帮个两三次,每次都让她们看到这个平台的利率很高、很稳、很赚钱。我们还会让她们帮忙提现,提现完了以后就把自己“某某银行”提现成功的短信给她们看,还会“宝贝长”“宝贝短”地哄她们开心。等她们放松了警惕,你就说自己知道这个系统有一个bug,怎么进去能够稳赚不赔,可以带她一起做,说些什么“你吃肉,我喝汤”这样的话,大部分人就会一口答应。

  一般第一次会让她们先投一点钱进去,让她们赢一点,第二天再让她们加码。因为前一天已经获了利,你又是她名义上的“老公”,所以她们往往会不假思索地把一大笔钱(一般至少有五万)都投进去,这个时候你就让它先涨一点,然后很快让系统锁住她的钱,系统这个时候会提示她,必须再交一笔钱,才能把钱提现。大部分人还是会不假思索地信任我们,来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就会鼓励她们按照系统说的做。这个时候系统又会提示“恶意刷流水,要交保证金”等等。然后就这么一直锁住钱,用各种理由让她往里投钱,直到吃光她所有的钱为止。

  也就是说,只要你投了一笔,就回不了头了,很少见到有第一次被锁住就反应过来报警的人。

  有时候我们也会想,为什么屏幕对面的女人那么傻?老板教给我们的话术都是以谈恋爱为目的的,真的非常暖人。比如每天都会问她“吃了没有啊?”“没吃我给你点外卖。”她们要是离了婚带着孩子的话,就会多问问她们孩子的情况……我在的那个广西办公室一个月就骗了一百多万,还算是业绩差的,旁边的福建办公室最厉害,骗了一千多万。

  欲归不得被关猪圈

  过了一个月,我朋友和我都想回去了。老板说要回去可以,必须给够钱。加上偷渡费,要准备四到五万才能回到家。我说没钱给他,那个老板就把我关在一个猪圈里,叫那些“保安”把我的手铐在猪圈旁边一排半人高的钢筋上,正好是人举起手来的高度。这里面除了我还有一个同乡的女孩子和一个四川的00后男孩。

  猪圈里很黑,旁边还有猪在叫,特别臭,地上还有蟑螂在爬。就这样,我在那个猪圈里被铐了四天,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委屈。我们就这样被铐到了半夜,保安过来给了我们三个人一床被子。其实猪圈里原来也有两床被子, 但实在是臭得没法睡。等那些保安走了,我发现其他两个人的手都比我瘦,可以直接从手铐里抽出来,他们就偷偷抽出来躺到猪圈那里睡觉去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再把手伸回去,反正保安也不会主动来看我们,除非我们要上厕所才会过来开门。可惜我的手腕粗,就只好那么蹲了一夜。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又有两个人被关进来,是两个小伙子,他们被抓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泥巴。我们在猪圈里看着他们被二十多个保安拿着木棍围着打。那两个小伙子被打得嗷嗷叫,浑身都紫透了,实在惨极了。看到他们那个样子,我也就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觉得自己就听天由命吧。

  那两个小伙子是因为逃跑被抓进来的。他们挺不聪明的,选择了大白天逃跑,都快跑到境内了,还是被缅甸的雇佣兵抓住了。要知道,边境那片山上有好多雇佣兵都是他们这边的人,包括偷渡过来的时候,这些雇佣兵也会协助。

  我一共被关了4天。我拿不出他们想要的那么多钱,但到后面,那个老板知道了我和我的朋友——也就是他在国内的邻居——是特别铁的哥们,所以我其实知道老板在国内的住址。我跟他说,我已经跟我爸说了你在国内的住址,万一我出点什么事,你们全家也都完了。老板就不敢把我怎样,因为他们也害怕国内的那层关系。所以他让我朋友帮我出了1600元“赎身”,就不再关着我了。

  回家后的反思

  我是3月30号到的缅甸“公司”,7月15号出来的。被放走的那天, 我和我朋友以及那个女生直接就奔边境去了。一过边境就被抓住了。那些边境上的云南警察眼睛亮得很,一看你这小伙子,比周围人都高、都白,很可能就是偷渡回来的。就把我叫过去刷身份证,问我三月份到的昆明,然后就没有任何记录了,这三个月我去哪里了?我答不上来。于是被抓到警察局,罚了五千块钱,又在宾馆里隔离了十五天,才把我放出来。

  隔离的十五天是很难熬的。虽然说能在宾馆里睡觉,有人来送吃送喝,但是内心是复杂的,想想前三个月经历的那些事,感觉经历了其他人一辈子都经历不了的东西。不过当时也觉得放松了好多,不郁闷了,毕竟我是活着从虎穴回来了。

  回来以后,还会有朋友问我,缅甸那边好玩吗?我就说,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想被AK47顶着头就去。有时候,我在快手上会收到一些人的私信,有些跟我一样被骗去的人告诉我,自己被打了或者回不来,私信问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就跟他们说,做够时间再回来自首就行,一般都会放回来的。

  我也觉得自己轻易不会再被骗了,而且我也不会去赌博了,因为我知道,赌博都是有人做局的,谁会那么轻易让你赢?其实现在想想,很多人之所以被骗,都是因为太贪了。但凡你清醒一点,都会想到,哪有那么多大钱给你挣?有挣钱的机会,别人干嘛告诉你?这也是这件事给我上的一课吧。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实习记者 | 鹿芽

  记者 | 梓晨

发表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问题普遍存在,但有时劳动者认为的‘加班 [更多]

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是为解决跨省异地就医 [更多]

房屋所有权证书登记的姓名,具有推定效力, [更多]

由于医疗资源的匮乏,赤脚医生成为乡村最重 [更多]

从普雄到攀枝花,已经运行了50年的5633/4次 [更多]

近日,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 [更多]

央广网北京2月24日消息(记者陈锐海 实习记 [更多]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