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民生之声,构建和谐社会。竭力打造中国第一民生网站!           
 
导语:习近平同志从历史的维度出发,论证了坚持植根于人民,坚持群众路线,树立群众观点,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重要性。习近平总结了政党执政的规律和政权兴亡的重要规律,认识到人心向背最终决定着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权的前途和命运。习近平认为密切联系群众,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中国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生呼声
举报邵阳隆回县科技局及县法院涉嫌审理程序违法 强拆养殖场
时间:2018-08-06 23:10:44  作者:彭苏华  阅读:   字体大小[ ]
核心内容:作为一名一直遵纪守法、勤勉本分的退伍军人,我通过自己多年努力,自主创业,曾获评为省科技示范户,享有“甲鱼大王”等称号,然而到花甲之年,却因成了某些部门创收的“绊脚石”而沦为阶下囚,自己苦心经营27年、投资高达近500万的水产养殖场不复存在,2017年,隆回县法院还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之罪名,将我刑事拘留,并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我叫彭苏华,湖南省隆回县人,身份证号码:430524195802090011,现年60岁,退役军人,共产党员。我要实名举报隆回县科技局及隆回县法院,涉嫌审理程序违法,于老百姓民生安危不顾,强占我经营多年的水产养殖场。作为一名一直遵纪守法、勤勉本分的退伍军人,我通过自己多年努力,自主创业,曾获评为省科技示范户,享有“甲鱼大王”等称号,然而到花甲之年,却因成了某些部门创收的“绊脚石”而沦为阶下囚,自己苦心经营27年、投资高达近500万的水产养殖场不复存在,2017年,隆回县法院还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之罪名,将我刑事拘留,并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拘留期间,逼迫我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并强行拆除了我的养殖场,给我的身心造成积大伤害,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现请求上级领导及媒体深入调查,还我一个公道。

  一、事情经过:

  1、从退伍兵到省级科技示范户

  1981年,我从部队退役,先后烧过红砖,做过粉丝加工。1988年,我从《民兵生活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养甲鱼专业户的报道,考虑到自己有一手祖传的捉甲鱼绝技,产生养殖甲鱼致富念头。1989年起,我开始养甲鱼,并得到政府支持。

  1991年3月29日,隆回县政府召开关于建立特种水产养殖场的论证会,并形成会议纪要,时任副县长江秋波,县政府调研员陈召雄、县人大副主任陈吉发及县直有关部门人员参加。根据纪要显示,与会者认为,开展特种水产养殖,风险少,经济效益高,大有发展前途。大家一致认为,建立特种水产养殖场,开展特种水产养殖,是一个好项目,要尽快立项上马,有关部要给子大力支持。同时,就建场土地征用、资金来源形成了意见。

  1991年8月21日,隆回县科学技术委员会(甲方)我(乙方)签订了有关承包合同:甲方将在桃洪镇双井村四组购买的4.52亩土地,自1991年至2005年底止,承包给乙方从事甲鱼、等养殖。乙方从1993年起至2005年止,每年向甲方交纳3500元的科技发展金。合同期满,如不继续承包,乙方在养殖场的固定设施,按折旧原则折价。

  由于我经营养殖场有方,依靠科技勤劳致富,具有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1994年,经各地推荐,省科协审查,我被授予省级科技示范户称号。期间,得到省市有关媒体的报道,人称“甲鱼大王”。

  2、隆回县科技局擅自变更土地使用性质

  1993年,隆回在县城周边搞房地产开发,我场地正处县城周边,地价上涨。2004年,县科技局(原县科委)见土地升值,就使用一切手段(科技局陆姓出纳跟县国土局办证人员朱某是同学),以土地使用证换证为由,把我养殖场土地使用证面积吞并变更到县科技局名下,单方面改变我养殖场土地使用性质。

  事后得知,经隆回县科学技术局于2004年6月16日申请,隆回县人民政府将原隆国用(93)字第0396号土地使用证与隆国用(98)字第704号土地使用证(该证是隆回县科学技术局办公楼建设用地784平方米)一并变更为隆国用(2004)字第02227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使用者为隆回县科学技术局,用途为综合,使用面积4098.99平方米。事后才得知,其变更土地使用证的目的,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目的是为了后面的法院判决、强拆等行为铺路。

  3 邵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县级法院审理程序违法

  根据合同约定,2005年12月31日,承包合同期满。甲方要求我及时腾空养殖场地,但甲方就我提出的根据合同有关条例,即“合同期满,如不继续承包,乙方在养殖场的固定设施,按折旧原则折价。”处理的条款,要求赔偿我80万元的补偿不予接受,反而将我诉至法院。

  2006年,隆回县人民法院在我缺席的情况下,进行判决,判决结果只维护隆回县科技局的利益,对于我提出的补偿费,并未纳入审理范围。

  对此,我不服隆回县人民法院(2006)隆民二初字第90号民事判决,向隆回县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该院提请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抗诉,2007年,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进行了审查。

  其审查认为: 隆回县科学技术委员会与我签订的《隆回县特种水产养殖示范场养殖特种水产承包合同》第九条约定:“合同期满,如不继续承包,乙方在养殖场的固定设施,按折旧原则折价。”因此,原订合同期限虽然届满,但双方的权利、义务并未终止。因此,隆回县科学技术局所发出“做好终止合同前的一切准备工作”的通知,以及“腾空养殖场地”的催促函等,均有悖于该承包合同的约定。

  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还表示: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受送达人或者其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应当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达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即视为送达。”本案中,原审法院未按照上述规定履行送达开庭传票和判决书,违反了法律规定。综上所述,隆回县人民法院(2006)隆民二初字第90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审理程序违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三)项之规定,向邵阳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并请其依法再审。

  2007年至2008年,隆回县人民法院、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对此案进行了审理,然而,市县两级法院全然不顾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审查意见,在县里有关领导的干涉下,依然我行我素,全然不顾我应有的利益,坚持了原判。


2017年 6月19日,在补偿款没到位的情况下,水产养殖场被强拆。
 

  4、邵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县级法院审理程序违法

  虽然,经市县两级法院审理判决,我都无奈地败诉了,但由于就补偿款一事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法院判决一直没有执行,我的甲鱼也无法搬迁。

  2017年4月,隆回县人民法院通知我4月13日下午去法院谈判。然而就在当天上午,隆回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的人强行将我控制,强迫我在他们写的协议书上签字,扬言不签字就坐牢。我拒绝签字。没想到法院执行局,真的在当天下午就将我行政拘留了,拘留期间多次胁迫我签字,遭到我的拒绝。行政拘留15日期满后,我又被转为刑事拘留,羁押在隆回县看守所。5月,又被隆回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而逮捕。被羁押期间,我在牢里受尽苦楚。5月8日,隆回县政府工作组一行10多人,来到隆回县看守所,拿着和解协议书对我说:今天不签字就要我坐牢坐死,还不给一分钱。迫于被羁押期间的种种无奈,我戴着手铐脚铐被逼在极不公平的《执行和解协议书》上签字。在我行政拘留期间,县科技局胡局长、王副局长搬梯子爬养殖场的围墙,私自进入我养殖场。

  5、副县长带头强拆并霸占个人自留地

  因为被逼签订了和解协议,5月17日,我通过了取保候审。根据和解协议,5月30日前我必须腾空养殖场地。于是,我在5月29日腾空了场地,通知法院执行局来接收场地。我在搬迁场地时,大小甲鱼乌龟近4万多只,因为我养殖场有30000多平方米,且当时搬迁时间不是搬迁季节,温度高,甲鱼等大量死亡,甲鱼损失至少有100多万元。创办27年的养殖场毁于一旦,个人经济直接损失480多万元。
 


养殖场被拆后,近500万投资一场空。
 

  期间,我指出养殖场还有我的自留地0.45亩,要求与养殖场划出来,根据土地测绘公司的测量数据,除了养殖场3315平米(国土登记面积与法院判决面积)外,我还有0.45亩260平方米的自留地。

  2017年 6月19日,在补偿款没到位的情况下,隆回县主管科技的李副县长带队,组织公安、法院、政协、人大等人在现场办公,强拆了我苦苦经营二十多年的特种养殖场。就我养殖场自留地一事,李副县长强势表态:不要按照法院判决的面积来执行,就按照国土局确定的红线图回收,哪个对县里有利就用哪个方法。隆回法院执行局表态,今天他只要敢阻挠就收监。

  二、权真的大于法吗?

  明明是被强拆,我却因“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中都明确规定“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才能以此罪量刑,在整个过程中,我及家人从来都没有任何暴力抗法行为,也并无对执法人员造成伤害,谈何情节严重? 反倒明明是执行和解协议,交付养殖场地,县政府不但不顾群众正当利益,反而干涉司法公正,组组织公安维稳,指示法院执行局强拆我养殖场、强占我自留地,其野蛮的执法行为,是践踏法律公平公正,全然不顾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
 


苦心经营27年的事业毁于一旦
 

  为了阻止我去上访告状,2017年11月20日,隆回公安局还以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罪把我的案件移送隆回检察院,隆回检察院又将此案移送隆回县人民法院起诉。他们私底下建议,只要我认罪就判个缓刑,不认罪就判实刑。

  我投资近500万的养殖场,政府说收回就收回,且赔偿金额与我的付出完全不对等,不仅如此,我成为政法委强力打击的对象,我也从省级科技示范户变成了政府的罪人,如今的我,每天度日如年,备受煎熬,以泪洗面,家人亦深受牵连。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相信,虽然隆回某些官员,某些部门目无法纪,但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导下,违法分子总会得到报应,我的冤屈总会有洗刷的一天,我的合法利益会得到保护,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恳请上级领导及媒体关注,深入调查,还我一个公道,以平民愤,严明党纪。

  举报人:彭苏华

  2018年8月

发表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生呼声》栏目提醒您:
1、所有内容,一经提交,均无法撤消或修改,请您慎重对待每一次发言;
2、在必要时,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3、所有发言本站在未调查核实前,概不负责其真实性。
  
图说天下
推荐资讯
民生呼声
民生微博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法律援助- 合作伙伴 - 博客 - 网站工作人员查询 - 本站微博 - 联系我们 - 长沙民生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Copyright©2008-2012 www.Mszxs.Com 民生之声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1012276号

湘公网安备 43011202000139号


本站法律顾问:黄岑钢(湖南湘声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投诉电话:0731-88256258 网站联系邮箱:hgz@mszsx.com 本站QQ群:431952328

责任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总编值班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网站管理

               

关闭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